-

第1349章爆炸的真相

顧雲初眸光一閃,扯唇笑了:“既然這樣,你這麼盯著我乾什麼?難道我臉上有東西?”

喬亦書俊逸的麵龐上閃過了一絲尷尬之色,不過卻絲毫冇有心虛,而隻是單純被顧雲初道破的好意思。

他麵頰微微一紅,清冷神情中漫上了一絲不自在,隻是這份不自在很快就一閃即逝,他最後凝了顧雲初一眼,薄唇一啟:“冇什麼,是我唐突了,告辭。”

喬亦書對他點了點頭,而後深深看了她最後一眼,轉身而去。

莫名其妙的的男人。

顧雲初摸了摸鼻子,隻是看著對方離去的方向搖搖頭。

她回身,看到自己原本住的朝聞閣,已經是斷壁殘垣,一片廢墟……

……

此時,早朝聞閣不遠處殿樓的屋瓦上,兩個身材一抹黑的男子,正臥在上麵。

“嘿嘿,蕭頂那玩意兒,還想要偷偷對付顧姑娘,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幸好我剛纔機智,在朝鳳殿丟了一顆銳金珠,助了顧姑娘一臂之力,讓蕭頂那個雜碎被狠揍了一頓,真是過癮啊!”

其中一個男子咧了咧嘴,神情一片怡然自得。

“嗯,蕭頂,該打。”

另一個男子神情認真,點頭附議。

“就這樣?我們還是不是兄弟了?我做了這麼偉大的一件事,你不表示表示?比如玄慕大哥果然厲害,之類的……慕翻身仰躺在房梁上,翹著二郎腿的,十分嘚瑟樣子。

蒼溟隻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後開口:“你比我小。”

“喂喂!誇誇又怎麼了!誰大誰小又有什麼要緊!”玄慕十分不滿,轉頭就對他翻個白眼。

“要緊,你比我小,要叫我大哥的是你。”蒼溟神色依舊很認真。

玄慕忽然覺得自己在跟木頭說話。

不過他早就習慣了對方,立刻就不再這個話題上糾結,轉而又道:“不過顧姑娘這準備在宮中還要待到什麼時候啊?她一日不回,主子這個護妻狂魔,就不讓我們回去,皇宮這種地方,簡直無聊死了!”

不是所有時候都能像今天一樣刺激的。

一旁,蒼溟眼觀鼻,鼻觀心,選擇了沉默。

玄慕眼看得不到迴應,仰頭望天,明媚且憂傷……

……

朝鳳殿中。

蕭皇後一回到自己的寢宮,就怒摔了一隻琉璃彩粉瓶。

“真是氣死本宮了!雲晟千那個混賬,竟敢連本宮都數落,本宮看他們玄雲帝國之人,是真的翅膀硬了!”

她狹長的眸子微闔,唇邊一抹森冷之色,伴隨著腳邊嘩啦啦一道脆響,她眼底的狠色更深。

在她身旁的秋華和秋月,全都是閉口不言。

直到蕭皇後狠狠發泄完了,她們纔對視一眼,上去收拾了那些琉璃彩粉瓶的碎片。

“玄雲帝國之人,可見都是白眼狼,根本不值得娘娘曾經對他們的照顧!”

秋華秋月兩人去而複返,為蕭皇後梳洗更衣。

蕭皇後墨發垂落再肩上,眼眸裡一片的寒光。

“嗬!本宮就當是那些二品丹藥都餵了狗!日後他們還想從本宮手裡得到一元丹,就是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