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3章打壓

祁淵和藥雲閣之間本來就存了嫌隙,現在對方又是這種態度,祁淵整個人都冷了下來。

何長老卻像是冇看到他麵上的不爽,反而冷冷一哼:“祁樓主這話是什麼意思!就算是本派弟子對你動手了,那也是祁樓主當時不遵守本派的規矩,不肯交款,我派弟子也是職責所在罷了,要不是祁樓主頂撞在先,我派弟子怎麼可能會出手傷人。”

這話說的,好像出手傷人反倒還成了彆人的不是了?

一旁的夥計聽了,立刻皺起了眉頭。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何況當初的情形,根本就不是和長老說的這樣。

他心有憤憤,卻人微言輕,根本不敢激怒何長老。

可是他不敢,祁淵卻不是受人欺負的主。

“何長老,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本樓主一心想做生意,何來不願交款,本樓主隻不過讓你們給個時間,誰想到貴派的弟子,立刻翻臉不認人,何長老現在拿這事來做文章,本樓主可不憑白受人冤枉。”

祁淵麵容發冷,黑眸中的犀利之色,唇邊一抹淡淡的弧度藏著的一抹鋒銳。

何長老被他這麼一說,猛然一拍桌子,老臉一拉:“祁樓主,老夫今日不是來跟你找事的,當日之事,老夫本以為祁樓主已經幡然悔悟,現在看來,祁樓主不但冇有悔改的意思,還把責任都推給我派的弟子,看來是不想要再和我派做交易了。”

此話一出,一旁的夥計更是臉上一白。

祁淵心中火氣騰地就冒起來了,咬牙暗罵。

“這個姓何的老傢夥,就是看準了雲來樓需要他們的靈草,故意藉著這個機會來給我一個下馬威!好一個藥雲閣,這些道貌岸然的狗東西!”

他眸色一陣的明一陣暗,心中的屈辱湧到了極致。

這何長老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威脅他,到底是什麼居心,不都是明擺著的?

如此一想,他臉上的冷意更甚,啟唇道:“看來何長老今天這是要逼本樓主就範了,本樓主說的可對?”

他也不再拐彎抹角打機鋒,直接把話擺到了明麵上。

果然,何長老聽了,充滿褶皺的麵龐上,一下子就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來,那笑容含著一道輕蔑和鄙夷,皮笑肉不笑開口:“祁樓主真是快人快語,既然祁樓主都已經看明白了,那本長老也就不用藏著掖著了。”

說著,他緩緩起身,毫不客氣地在周圍打量一遍,看了半天,像是故意在晾著祁淵,等看到祁淵的臉色越來越黑,心中十分得意。

“幸虧老夫聰明,早早就來了無妄城,打聽到了他們最近在預售藥膳的訊息,哼,這幾天藥膳預訂數目如此許多,他們之前預訂的那些靈草隻怕也消耗地差不多了。”

“這小子若不同意老夫的要求,以後他們的藥膳,也休想在無妄城裡繼續賣下去,連帶次,也是大大損失了一筆,這次若不好好打壓打壓這個混小子,還真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敢跟我藥雲閣叫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