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4章

入夜

她眸子裡閃過一道冷光。

那墨羽晴居心叵測,讓夜為此擔心,她想起此事,她就眸底微冷。

“那女人該死!”

納蘭淩羽棱角分明的麵上,頓時冷酷無比,如一道利劍出鞘,寒意森森。

顧雲初唇邊泛出一道冷色:“她的確該死,竟在你麵前搬弄是非,故意借這事情來誤導你,還讓夜你焦急,若叫我遇上,必然給她一點‘甜頭’嚐嚐!”

納蘭淩羽身上溫度驟冷,唇邊劃開了一抹鋒芒。

“放心,不會讓她有作亂的機會的。”

這女人敢以芙蓉蓮心球做文章,表麵裝模作樣,實則夥同她那婢女汙衊雲兒,居心叵測。

她說誰不好,但在他麵前嚼雲兒的舌根,便該千刀萬剮!

……

是夜,靜謐如水。

長樂府中,一座院子裡靜悄悄的,隱約隻能聽到兩個女子說話的聲音。

“公主,您今日受傷,都怪那皇甫小姐,皇甫小姐也真是,雖說是不小心,可讓公主您如此冇冇臉,奴婢心裡真是替公主生氣!”

說話的人,聲音之中帶著憤憤,正是巧兒。

院子之中,巧兒和墨羽晴兩人,一坐一站。

墨羽晴剛服下療傷藥液,調息完畢,這時候正穿著一身粉白色長裙,濃密的雲鬢散落在肩上,平添了幾分柔美。

她麵色已經恢複了紅潤,卻在巧兒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對修長眉皺在一起,露出了一絲的不悅。

提起這件事,她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蹭蹭地開始往外冒。

“行了!此時不要再提!既然她說自己是無辜,那本宮就給她這個機會,你要知道,我們現在是在無妄國,不是玄雲帝國,本公主手邊能用的人就隻有你,至於雲大人,這些事情,他終究幫不了本公主太多,如非必要,本公主還不能與那丫頭撕破臉。”

墨羽晴桃粉一般的臉上,紅唇緊抿。

巧兒雖然有些不爽,但她知道,公主說的亦是實情。

雖然公主身份尊貴,又是未來大皇子妃,但畢竟這裡是無妄國,那些狗仗人勢的東西們,就是藉著公主遠離玄雲帝國,冇有倚靠,就表麵一套背地又是一套的,實在讓她惱火,但她又偏偏冇有辦法。

墨羽晴看她憤憤的樣子,冷聲安撫說:“巧兒,本公主知道,你是一心向著本公主的,等本公主收服了大皇子殿下的心,到時候,那些讓本公主不痛快的人,本公主就讓她們不痛快!”

巧兒聞言,這才鬆開了緊蹙的眉頭,心情稍好了一些,臉上也恢複了一些溫度,臉上帶著笑:“嗯!奴婢都聽公主的!”

主仆二人說了會兒話,屋中燈就熄了下來。

巧兒關上了房門,退了出去。

墨羽晴上了床榻,也不知為何,突然就犯了困,很快沉沉睡了過去。

窗外,兩個黑色的人影一閃而過。

隨後房間門被輕輕推開,兩人就像鬼魅一樣,直接潛入了墨羽晴的臥房,來到了床榻邊上。

“嘖嘖,真不知道你這女人是哪來的信心的,還想收服我家主子?簡直做你的春秋大夢!哼!”說話之人露出了一口森白的牙齒,在黑夜中顯冷颼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