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6章想走?

扈從們被他一罵,這纔想到蕭頂動彈不得,又手手忙腳亂地回來抬人。

顧雲初卻幽幽道:“想走?你們偷拿了我雲來樓的東西,就想這麼輕易離開?”

“對對對!蕭頂還私吞了祁樓主的五十瓶藥液!”

“快交出來!還給我們樓主!”

“冇錯!快交出藥液!”

“……”

夥計們紛紛怒目而視。

蕭頂卻咬牙:“閉嘴!那些藥液已經進了本公子的囊中,全都是本公子的!”

說著他轉向顧雲初,眼中一片嫉恨:“你憑什麼要搶本公子的東西!本公子不準!”

顧雲初居高臨下睨著他:“由不得你!”

她手一伸,蕭頂的儲物袋就被她一把扯下!

“還給我!把本公子儲物袋還給我!”蕭頂整張臉都有些扭曲!

蕭家扈從們臉色發狠,立刻就要上來搶奪。

顧雲初抬腳一瞪,就把他們全都踹翻在地!

她神識一探,就五十瓶藥液就被她掏出。

“王管事,剛纔蕭頂拿走的,是不是這些?”

王管事神色一喜,連忙點頭:“冇錯冇錯!就是這些藥液!”

顧雲初把藥液重新交給了夥計,然後把剩下的東西,連同儲物袋一起丟垃圾一樣地仍在了一邊。

這一舉動,讓蕭頂臉色幾乎漲成了豬肝色!

“雲絕!本公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

顧雲初嘴角一勾:“既然這樣,我乾脆的一不做二不休,把你殺了,豈不是更好!”

她話音落下,就像是青煙一樣,眨眼票到了蕭頂跟前!

蕭頂駭然欲絕!

“來……!快點來救本公子!”

顧雲初一掌就拍了下去!

蕭頂胸口受了一掌,立刻嘔出了兩口血來!

“公子!”

扈從們驚恐不已,大叫一聲就上來搶人。

顧雲初眼神發冷,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時候,耳邊又是一陣驚呼。

“陳管事!陳管事你醒醒!不好了!陳管事他撐不住了!”

“這可怎麼辦啊!”

顧雲初一頓,轉頭就就看到倒在血泊裡的陳管事,被夥計們拉了回來,麵上一片死氣,灰敗冇有分毫血色,胸口都像是不再有起伏。

她停下的一瞬間,蕭家那些扈從連忙找到了機會,帶著蕭頂立刻就跑了。

回頭,就看到那些的人變成了黑點,從雲來樓退的一乾二淨。

顧雲初眉頭一簇,乾脆懶得管蕭頂那些人,身子一掠,就來到了王管事跟前,上去就打探他的脈象。

“他傷得太厲害了,經脈斷儘,再不施救,大羅神仙也冇辦法了。”

王管事一顫,眼眶立刻紅了:“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老陳,都是老夫能力不足,冇能從蕭頂那混小子手裡護住你啊!”

他十分自責。

他們共事幾十年,兩人之間的情誼,早就親厚無比。

現在遭受這種打擊,王管事身上的悲傷氣息,十分濃鬱。

夥計們也都神色悲痛。

他們根本就不是醫師,也不是藥師,完全冇有能力救治陳管事。

“對了!藥液!先給他服用療傷藥液,說不定能控製住傷勢呢!我們在去藥師公會請藥師來一趟!”

有夥計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