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2章

救治

看到是顧雲初,那喊話的傢夥立刻就是一呆,哪裡還管一扇破門的事,臉上的驚惶之色立刻蕩然無存。

樓主來了!

而顧雲初進了門,就察覺到了樓中的緊張氣氛。

她二話不說,就往樓上走,走了幾步,纔想起來不知祁淵住哪個房間。

“祁淵的事我知道了,他在哪?”

這時候陳管事擦著汗跑了進來,顧不得喘息,忙不迭說:“公子跟我來!”

兩人快速上樓。

顧雲初站在祁淵臥室裡,隻見祁淵此刻光著上身,渾身通紅,一顆顆豆大的血珠從他皮膚中滲透出來,衣襟上被褥上,早被浸濕,通紅一片!

祁淵雙眸緊閉,整個人渾身氣息如同翻滾氣浪,一道接著一道潰散出來。

顧雲吃了一驚,麵色驟變!

“不好!”

她一躍上前,立刻甩出紫玉針,在祁淵身上各處大穴位中刺入,雙手不停打出一道道手訣,一股精粹的元力,就順著紫玉針,綿綿不斷的滲入對方的經脈裡去。

直到過去了整整一刻鐘,顧雲初白皙的額上一片細密的汗珠,她手上的動作才逐漸放緩下來。

這時候,祁淵身上的通紅之色,才逐漸淡去,身上氣息也慢慢平穩,皮膚上不斷滲血的趨勢也停了下來。

過了片刻,顧雲初才伸手收回紫玉針,伸手拂去麵上的薄汗。

跟在身後的陳管事,還有夥計們,全都被顧雲初強悍的手法給驚呆了!

“嘶!”

有人暗暗抽氣!

“雲公子竟會如此厲害的銀的銀針術法!”

“如此本事,我簡直聞所未聞!”

“我也是……”

“……”

就連陳管事,一雙眼睛也張得極大!

即便是藥師公會的藥師,他也從冇有見過任何一人有這樣的本事!

憑著幾根銀針,如此快速就止住了傷勢惡化,這根本就是神蹟啊!

他抖著唇,看向顧雲初目光,又是熾熱又是激動!

祁樓主有救了!

太好了!

不光是陳管事,門口夥計們全都擠在外麵,一個個不敢靠近,生怕打擾了顧雲初救治,同時又眼眸鋥亮地落在顧雲初身上,裡麵一片崇敬之色更甚!

顧雲初麵色稍緩,但想到剛纔情況的危險,她怒火翻騰。

他明顯是中了毒!

這時候,門外有人突然一陣呼聲。

“對了!還有裴離!裴離他身上也有同樣的症狀!”

“雲樓主快跟我來!”

這時候,夥計對顧雲初的稱呼也發生了變化。

這聲樓主,叫得心服口服。

顧雲初被帶到隔壁屋中時,就看到同樣症狀的年輕男子,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正是祁淵身邊的侍從裴離。

不過,他身上的症狀就明顯比祁淵輕,肌膚一片通紅,有血星點點,但冇有滲出血珠。

可見有人是想直接暗殺祁淵,裴離剛好比較倒黴,也跟著一起遭殃了。

顧雲初同樣在他身上施了幾針,控製住了毒素不再蔓延。

做好這一切,她周身溫度都下降了好幾度,白玉似的麵龐上冷如冰霜,轉身就審問一旁的陳長老,還有那些夥計:“祁淵今天吃了什麼,跟誰有接觸,你們全都一五一十地說清楚,半點不要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