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4章

你太年輕

顧雲初麵上浮出一抹淡笑:“早交代不就什麼事都冇有了?說,是誰派你來的?”

男子冷汗一顆顆往外冒,嘴唇慘白,哆哆嗦嗦,掩主了眼底暗光:“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人,那人隻給了我十萬金幣,讓我把藥下在你們雲來樓樓主的飯食裡,我是趁他身邊那小子不注意,偷偷放進去的,就隻有這麼多了!其他的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顧雲初唇邊的弧度放大:“看來你還是不肯說實話了。”

她素手一揚,龍鱗就被她握在了手上,上麵泛著森冷的寒芒,就落到男子的手腕上,手起刀落,片刻之間,一抹妖豔的血紅色當場綻放!

“啊!!!”

男子臉色猛地一陣扭曲,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眼睜睜看著自己手腕上的血不停的向外噴出,嚇得肝膽俱裂,立刻痛哭求饒:“我說我什麼都說!住手!快住手我不想死啊!”

“呸!你這狗東西,活該被千刀萬剮!竟敢暗害我們祁樓主,去死吧!”有夥計氣不過,上去對著男子臉就是兩腳!

男子麵頰上,頓時一陣灰黑的土色,鼻梁骨直接被踹斷了,又是一陣慘叫!

“下手不要太狠。”顧雲初淡淡開口。

那上來補刀夥計聽了,頓時露出一抹心虛之色,卻忍不住內心的憤怒,他咬牙耳:“小的一時冇忍住,請樓主恕罪。”

那男子聽了,像劫後逢生,眼中立刻含上了兩泡熱淚。

太好了,這小子還算有點良心!

而下一刻,他就被夥計的話給驚住了,樓主?什麼樓主?

雲來樓不是隻有一個樓主嗎?

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個!

他驀然抬頭,落入眼底的就是一張泛著冷意的笑容。

隻見那笑容中,幽冷的殺機一閃而過,讓他感到咽喉被扼住了一樣,呼吸困難!

然後他就聽到一句毫無溫度的話,在耳邊傳入。

“我怕打死他了,就不能為祁淵報仇了,不過,若是他不肯配合,我也不介意讓你們把他剝皮抽筋,直接替祁淵報仇。”顧雲初說得漫不經心,龍鱗在他臉上輕輕滑動,像是冰冷的毒蛇,在他的皮膚上不停遊走。

男子臉上的血色褪儘,汗毛倒豎!

他眼裡的恐懼再也不加掩飾,瘋狂掙紮大聲嚎啕!

“不不不!你們不能殺我,我知道是誰想殺祁淵,你們要是殺了我,就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們是誰!但你要是放過我,我就告訴你誰想對付你們雲來樓!”

男子語速極快,生怕一刀就被顧雲初給捅死!

顧雲初挑眉,隨後唇邊露出抹淺淺弧度:“不必了,是什麼人,我已經知道了。”

她手一伸,直接從男子的衣服裡抽出了一樣東西,那是個儲物袋。

男子看到儲物袋的瞬間,眼中一片慌亂:“還給我,這是我的東西!”

“皇宮裡的東西,會是你的?你想騙誰都行,不過你還是太年輕了,這東西,我剛好熟得很。”顧雲初麵上含笑,卻不達眼底。

納蘭皇室的儲物袋底,全都繡著一片金色的柳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