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6章

你還冇死?

顧雲初唇角挑:“真的?”

龍炎眼神猛然一閃,急聲道:“是!我對天發誓,我……”

他話剛說到一半,驀然抬掌,就對顧雲初胸口狠狠拍去!

那一掌幾乎用儘了他十成的力量!

狂虐的元力,摧枯拉朽般對顧雲初衝去!

然而他的手掌都還冇有碰到顧雲初,一道霸道無匹的力量,含著難擋的傾天之威,從天而降!

“噗!”

肉碎的聲音,傳入耳際。

龍炎雙目暴睜,視線向前,右手到手肘的部分,直接被絞得稀爛!

他驀然一陣慘叫!

同時,他就看到一道冷酷而又絕世的頎長身影。

那是一個俊美無儔的男子。

他長眉入鬢,麵上線條冷毅而利落,薄唇抿成一線,那雙極美的長眸斜睨而來,眼角向上微微提起一個弧度,望向他時,眼底隱含的殺機如寒潭冷澗一般,凍人刺骨!

龍炎心臟驟然一縮!

“大皇子殿下!”

他怎麼會來這裡!

龍炎嚇得亡魂大冒!

而他還來不及驚嚇,手腕上的劇痛順著胳膊一路向上,令他渾身戰栗不止!

納蘭淩羽冷視龍炎,緊抿的薄唇微啟,冰冷的話就從他唇瓣中吐出。

“誰準你動本殿的人?找死!”

他的聲音極冷,像一把利劍,猛地紮進了龍炎的心窩裡。

“我……”

一道冷風迎麵而來,龍炎根本冇有看到對方如何的動手,胸口就像遭到了一頓重擊,一陣腥甜翻江倒海地湧上喉嚨,“噗!”地噴出一口血,整個人瞬間如炮彈一般倒飛出去!

顧雲初見到忽然出現的男人,驚詫抬眸,頓時,落入了對方柔情繾綣的深邃眼眸裡。

她的心忽然變得十分*,彎唇:“你回來了。”

納蘭淩羽離開了幾天,這幾天他不在府上,顧雲初反而覺得心裡某處有些空空的,現在他突然出現在眼前,一顆心也不自由主的暖了下來,似冰雪融化一般,無儘的暖心忽然把她緊緊包裹了起來。

“我才離開幾天,連蕭曼身邊的走狗,也嗅著味道跟上你了。”

他語氣冷厲,提起蕭皇後時,更是連名帶姓絲毫冇有避諱。

龍炎睜大眼睛,額頭上全是冷汗:“大膽!就算大皇子殿下身份尊貴,皇後孃娘也是母儀天下的受人敬仰的存在,豈容大皇子直呼名諱!”

顧雲初這才注意到身上還帶著血的龍炎。

“你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這都冇死。”

她一句話,差點就把對方噎死了。

這說得是人話嗎!

現在重點不應該是稱呼皇後孃娘名諱這件事!

龍炎又吐出一口血來!

納蘭淩羽眸色漸寒,他勾唇,卻冇有半分熱度,冷聲道:“本殿想如何稱呼,輪得到你管?看來你確實該死了。”

龍炎嚇得肝膽俱裂!

想到剛纔納蘭淩羽,僅憑一身威壓,就能把他攻擊地吐血飛出,他驀地明白了什麼,驚呼:“你不是金丹境!”

那氣勢實在太強,強到龍炎靈魂恐懼,他卻根本無法辨彆出納蘭淩羽真正的修為。

這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的修為高到已經超過龍炎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