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8章

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好。”納蘭淩羽淡淡頷首。

身後聽到祈淵的話的夥計,還有陳管事以及王管事,全都感動得湧出一泡熱淚。

這纔是好兄弟啊!

不像剛纔那個黑衣人首領,至弟兄的生死於不顧!

提到那些黑衣人,夥計們又皺眉:“樓主,這些傢夥要怎麼辦?”

顧雲初的目光穿過眾人,重新落回到那些黑衣人身上。

此時,那些人已經痛得麵色青白,出氣多進氣少,就算現在冇死,也離死不遠了。

顧雲初眸中掠起一道冷光,勾唇,嘴角一道冷漠和邪肆綻開:“出來混的,遲早都是要還的,至於他們,怎麼來的,就要怎麼回去,今天我們便給蕭皇後一個大大的驚喜。”

她忽然有了對策,之前和祈淵的計劃,可以提上日程了。

眾人互相對視,都從彼此的眼睛裡看到一絲雀躍之色。

……

第二天一早,皇宮裡就發生了一件大事,幾乎轟動了整個皇宮。

宮門口,精門衛黑衣人的屍首,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

三十三具屍體,有一劍封喉的,有腰斬兩段的,也有一劍穿心的,全都是乾脆利落的手法。

文武百官剛上早朝,就被這麼多的屍體,嚇得魂不附體,更有膽子小的當場就昏死過去。

那些屍體身上所穿服侍的袖口上,全都繡著精門衛特有的標誌,在那些堆疊屍體上,更是插了一麵白色的旗子,旗上以鮮血寫著八個大字。

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看到那些血粼粼的大字,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這些精門衛到底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竟得到如此的下場!”

“就是啊!”

“想不到蕭皇後如此賢良的人,還會在背後做這種事!”

有人皺著眉頭,十分不讚同。

若不是蕭皇後做了什麼過分的事,那些人又怎麼會寧可得罪皇室,也要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有人嗤聲反對:“這些片麵的做法,保不準是有人故意想要栽贓陷害皇後孃娘呢,皇後孃娘素來賢德,平時連隻螞蟻都捨不得捏死,怎麼可能會招惹什麼仇家!”

“就是嘛!肯定是有人,意圖不軌,故意想抹黑娘娘!”

有人冷笑。

螞蟻都捨不得捏死?皇宮這樣的地方,若真這麼仁慈,她能寵冠後宮這麼多年?

隻有傻子纔會信!

這其中,必定有些什麼人不為人知的事情!

就此時,有人忽然又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

“對了!前些日子,我聽說城中雲來樓被蕭家針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蕭家夫人和公子,曾帶著一大幫人,最後據說是被人抬回府的!”

“蕭家!”

“必然是了!蕭家人素來囂張跋扈,這事十有**跟他們有關!”

“哼!皇後孃娘如此縱容蕭家行凶作亂,實在有失風範!簡直太過分了!”

“蕭家犯錯,皇後孃娘身在宮中鞭長莫及,這怎麼能怪到皇後孃孃的頭上?這位大人這麼說,未免有失偏頗了!”

“哈哈哈哈!簡直可笑!如果不是皇後孃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蕭家會這般明目張膽?隻怕蕭家這麼多年高調行事,也都跟皇後孃娘脫不了乾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