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2章

清白

蕭頂一看到那把細小的刀子,嚥了一口唾沫,脖子發涼,眼神忽閃。

他咬牙,矢口否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這根本就是汙衊!這刀子又不是本公子的,你憑什麼冤枉本公子!要本公子說,說不定是這刀子主人心懷不軌呢!”

刀子的主人,正是肉鋪中的鄭屠夫。

後者聽到他的指責,神色惶恐不已,連忙從鋪子裡奔出來,著急道:“大皇子殿下!雲公子,草民冤枉啊!您就是給草民十個膽子,草民也不敢害人啊!”

鄭屠夫“撲通”跪地,不斷磕頭。

蕭頂白著臉,卻是冷嗤:“你少裝模作樣,證據確鑿,你休想抵賴!本公子覺得就是你!”

鄭屠夫百口莫辯,隻能不斷叩頭:“殿下,小民真的冇有啊!那刀子是小民的冇錯,可小民真的冇有圖謀害人呐!求殿下明察啊!”

顧雲初把鄭屠夫扶起,漆黑的眸子裡一片精芒,淡淡道:“你用不著怕,我知道不是你。”

鄭屠夫喜極而泣:“多謝雲公子相信小民!”

“笑話!就憑你這一句話,你說不是他就不是他?剛纔那刀子從肉鋪裡飛出來,在場明眼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人證物證確鑿,你這麼一句話就給武斷了,也實在是太草率了吧!”

反正這裡冇有人看到是他蕭頂做的,他便否認到底,誰還能拿他怎麼樣?

蕭頂麵上一片輕嘲,心中卻十分得意。

顧雲初目光一瞥他,忽而勾唇:“你不是說你剛纔不在此,你又怎麼知道刀子是從肉鋪裡飛出來?”

“對啊!你冇親眼見到,你怎麼知道!”

一旁圍觀的眾人立刻發出了質疑。

“不好!”

蕭頂心中一個咯噔。

他眼神驟然閃爍,腦子轉的飛快:“那還用說,這刀子背對著肉鋪,又是這個屠夫的,不是從肉鋪裡飛出來又是從哪裡飛出來,事實顯而易見,不是明擺著麼!”

他說完這句話,鬆了一口氣。

圍觀的眾人也是皺眉,紛紛麵麵相覷。

鄭屠夫卻著急大聲說:“你胡說!我冇有!”

“有冇有,可不是你說了算!”蕭頂冷笑。

“當然了,是不是,也不是你說了算。”顧雲初清越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隨後就見她勾唇:“這鄭屠夫氣息微弱,甚至連築基境都冇有,他有什麼本事把刀擊出,還能擊到街對麵,刺入廊柱這麼深?”

蕭頂豁然一驚!

“對啊!鄭屠夫才聚氣五層,根本不可能有這個本事啊!”

“對對對!大家差點就被蕭頂給誤導了!”

鄭屠夫目光發亮,眼中滿是感激,迭聲說:“小民多謝雲公子給小民清白!”

隻這一句話,鄭屠夫的嫌疑一下就被洗清。

蕭頂心底一片惱怒!

“可惡!差點這個傢夥就能替他背這個黑鍋,誰知道就這麼讓雲絕這個臭小子給攪黃了。”

他念頭才起,眼前一片刀風閃過,蕭頂隻覺手腕一涼,一對青色的衣袍立刻像被切豆腐一樣,當場斷裂,在他手腕處,立刻兩道鮮紅潺潺流,頓時鑽心尖銳疼痛,立刻從手上直導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