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5章

設宴【8】

然而這麼多年了,他時常會向皇後詢問羽兒的情況且,反而對次子多有忽略。

皇後就更不用多說,對那逆子一直疼愛有加,視若親生。

那小子呢?

卻根本不懂知恩圖報!

現在看來,行雲是如此懂事,從下到大,幾乎都不曾忤逆過他,若那*有行雲一半的乖順,他也不至於被氣死!

納蘭長風越想越心痛。

他應陰沉著臉命令:“派人去把那逆子給朕押過來!若他敢抗命,就把他給朕綁了!”

內侍很是為難。

他想起納蘭淩羽那張冷漠無情、寒若冰霜的臉龐,就不由一陣哆嗦。

大皇子如今連陛下都敢違逆,他們隻是做奴才的,哪有這個膽子啊!

可陛下發話,內侍咬了咬牙,硬著頭皮應下了。

正要退下,耳邊忽然傳來女子清脆如泉的嗓音。

“陛下不可,羽兒他如今也性情大變,臣妾隻怕他不會就範,要是強行逼迫,弄個兩敗俱傷,到時候還要如何出席?就算出麵了,也是讓人看了我們天家的笑話,臣妾覺得如此不妥。”

蕭皇後嬌美的容顏*動人,微微搖頭,附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聞言,納蘭長風濃黑的劍眉微微擰起,於是喊停了內侍。

內侍停住了步伐,神情恭敬的立在一旁,等候命令,心中卻是暗鬆了一口氣,隻要不是讓他去綁大皇子就行。

眼前女子仍然貌美,一言一語都溫柔得體,他眸光有些恍惚,曼曼如此賢良之人,也許他當初真是錯怪她了,精門衛的事,必然都是因那蕭頂辦事不利,他去雲來樓為曼曼買藥膳的事情,後來他亦是知道。

現在一想,他必然誤會了她,讓她受了這麼多日子的委屈。

這幾天有些冷落她,納蘭長風忽然有些愧疚。

見蕭皇後開口,他臉色仍然冷峻,卻語聲稍微緩和了一些:“曼曼你有何想法?”

蕭皇後眼底深處一抹精光湧動,感受到納蘭長風對她不再冷硬,唇邊揚起一道淺笑:“陛下,羽兒好歹也是陛下您的孩子,過於剛硬,隻怕適得其反。”

“臣妾想,或許依大家所說的,羽兒十分重視他身邊的那位雲公子,不如也請那位公子進宮來,羽兒若是真的如傳聞所言那麼看重她,必然不會不肯入宮。”

她循循善誘一般,嗓音如空穀黃鶯般悠揚動人。

提到雲公子,納蘭長風臉瞬間就黑了!

“胡鬨!那低賤的東西,朕絕不可能請她進宮來丟了朕的臉!”

納蘭淩羽和這男子要是真有不潔的關係,他絕對無法容忍!

蕭皇後狀似難為,唇邊一抹無奈之色:“陛下,為今之計,這是最好的辦法,若不然,玄雲帝國那邊,恐怕不好交代,陛下莫怒,隻是請那位公子進宮罷了,也不必一定要他在人前露臉,隻要讓羽兒知道雲公子在宮中,以他的性子,到時候不用人逼迫,他亦會主動來了。”

納蘭長風神色微變。

他眯了眯眼眸,半晌之後,麵容冷然,不得不下決定,狠聲道:“好,派人給朕去請那姓雲的小子,若那小子不服,便將她抓來,無論如何,先讓那逆子乖乖入宮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