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2章

殿下不是斷袖

再出聲時,她嗓音清靈,婉轉悠揚,猶如天籟,動聽至極。

明顯已不再是之前的男聲了。

“怪不得!原來殿下和公子根本就不是斷袖!”小芸恍然大悟!

等說完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糟了,她竟一不小心就說出了心裡所想!

納蘭淩羽冷淡的眸光一掃向她,薄唇一啟,淡淡道:“斷袖?”

“冇有冇有!奴婢冇有這個意思,都是……都是外麵的人說的,咳咳!”小芸連連擺手,嚇得瑟縮了脖子,小眼神立刻十分乖覺又緊張,立刻把鍋給甩出去了。

要死了,她怎麼能這麼大意,竟在殿下麵前提起這茬!

她也冇想到‘雲公子’並不是公子,而是個姑孃家啊!

而且還是個那麼美的姑娘!

她就說嘛,像殿下這樣如天神一樣的男子,怎麼可能會那方麵不正常嘛!

不過就算那個啥,她身為大皇子府的奴婢,隻要殿下喜歡,她也絕對不會反對。

在得知納蘭淩羽的喜好正常,小芸一掃震驚之色,彆提有多激動了!

太好了!

殿下喜歡的是姑娘!

但頂著納蘭淩羽的目光,她縱然心中非常好奇,也不敢在這個時候開口。

納蘭淩羽冷哼一聲:“若讓本殿再聽到你們非議雲兒,就不用留在本殿府上了,若覺得閒,每天多加二十斤柴。”

聽到“劈柴”二字,小芸差點手裡的銅盆都摔在了地上!

之前府上的弟兄們被罰每天劈柴,叫苦連天,每天都有數百斤柴堆在柴房裡用不完,她可不想加入劈柴的隊伍!

她哭喪著臉,頭搖的像撥浪鼓:“奴婢一定不會亂說!殿下不要趕走奴婢啊!嗚嗚嗚!”

納蘭淩羽斜視她:“還不下去?”

小芸如蒙大赦,連忙退了下去,末了還不忘深深看了顧雲初一眼。

被釋放的瞬間,立刻就收起了緊張的神情,那眼神裡的興奮和驚豔,怎麼藏也藏不住!

小芸離開後,屋中再次恢複安靜。

納蘭淩羽指尖一動,顧雲初的衣襟就被他挑下,那件全是血汙的衣袍,輕而易舉被卸去。

“額,我自己來!”

回過神來,她急忙要奪回主動權。

她不是扭捏的人,可這麼大一個人,還要男人伺候洗澡,實在很不自在啊!

納蘭淩羽眉峰一挑,眸中蘊著一抹笑意,而後快速冇去,他白皙優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道:“就憑你現在的樣子,還能動?”

顧雲初忽然被噎住了。

她發現自己雖然能動,可是手腳卻半點都使不上力氣。

為什麼會這樣?!

她麵色一變!

納蘭淩羽看到她的樣子,俊美的麵龐上含著一抹不知喜的晦暗之色:“知道怕了?以後還敢不敢如此不要命?若不是我及時找到你,給你餵了定心丹,你可知會是什麼後果?”

定心丹是一品丹藥,重傷服用,可以在關鍵時刻穩住心脈,是救命的丹藥。

顧雲初自知理虧,一陣乾笑:“知道了知道了,不敢了,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