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3章

夜氏秘辛【1】

“這姓梁的傢夥簡直該死!竟在如此場合提那夜氏!要是讓陛下的知道當年那些事,他們的隱藏了多年的秘密,豈不是從此要暴露於人前?!”

絕對不可以!

不光是皇甫長威,蕭皇後一顆心此時也是一沉!

她眼底掠過一狠厲,看到納蘭淩羽插手的瞬間,雙拳就緊緊握在了一起!

“羽兒,你這是做什麼?此人明顯心術不正,說了這麼多,不過是為了苟延殘喘,想要故意混淆視聽,其中的話根本不足為信的。”

蕭皇後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惱怒和不安,強迫自己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納蘭淩羽卻恍若未聞,而是一把提起了梁大人的後頸,像拎小雞一樣,把它丟到了納蘭長風的麵前,淡漠的眼神從後者身上一掃而過:“說,你還知道夜氏當年什麼事,全都給本殿說出來。”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麵容的淡漠,像是分毫冇有意外,卻抬眸,用那雙深邃如夜的瞳眸,一錯不錯地盯著那拉長風。

納蘭長風顯然被梁大人剛纔說的那些話給驚住了,隻是下一刻,他就回過神來,怒斥道:“混賬!如此陳年舊事你還有臉提!當年之事朕早已經查明真相,你竟然還冥頑不靈!朕不是瞎子,是真是假還用你對朕說?!”

蕭皇後袖子裡握緊的素手終於緩緩鬆開。

隨後一雙美目裡泛出一絲冰冷的笑,轉瞬消失,她暗中控製了納蘭長風多年,看來是起作用了。

蕭皇後雍容端莊的臉龐上含著不讚同,側首納蘭淩羽歎道:“羽兒,當年的事是陛下親自徹查的,陛下乃明君,天下有什麼事能逃過陛下的法眼?夜氏的事都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陛下好不容易纔釋懷,你就不要再與你父皇鬨了,聽話。”

三言兩語,一句話就譴責怪納蘭淩羽不懂事,糾纏不休。

納蘭長風聽罷,更是惱火:“皇後何須多言,這逆子不到黃河心不死,忤逆朕還少?他當他還是三歲的小孩,需要皇後你如此勸他?!”

他的話,納蘭淩羽充耳不聞,而是把梁大人往地上一擲,語氣之中冷意透骨:“說。”

“把你知道的所有與夜氏枉死的事情,全都說出來。”納蘭淩羽繼續開口,誰也冇有發現他語氣逐漸冰冷,蘊含著懾人的殺機。

納蘭長風見他還在堅持,眸中厲色驟亮,咬牙切齒道:“臭小子,你這是故意跟朕作對不成!”

他都已經說的這麼明白,但凡這小子有把他的話當回事,也不會當著這麼多文武百官的麵無視他的話!

蕭皇後眼風一掃,趁機對納蘭行雲使了個眼色。

納蘭行雲見此掩下了眼底的冷笑,似是十分不悅道:“皇兄你這是何態度?父皇的話說的還不夠清楚?夜氏包藏禍心,是眾人皆知的事情,事到如今你還揪著不放,難道是在質疑父皇的決斷麼?”

一旁,蕭頂也不甘落後,臉上一片幸災樂禍和狠辣之色,追著開口:“就是呢!夜家可是叛國之臣,大皇子到現在還為這些叛徒的說話,也不知到底安的什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