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章

你欠我的

“雲初……”蕭千漠還想說什麼,便聽見身後傳來一道男子冷酷無情的聲音。

“還是不勞三皇子費心了,顧小姐現在是我的人。”

蕭千漠回頭望去,便見一抹黑色筆挺的身影朝院中走來。

男子一身黑色的衣袍,腰間束著同色繡著暗雲紋的腰帶,將他的身影完美的勾勒出來,比例完美極至極。

他五官俊美無雙,冷酷之中帶著一絲惑人的邪魅卻又不失剛毅正氣,那雙狹長深幽的鳳眸蘊著威嚴與霸氣,身上的氣息亦是冰冷懾人,宛如王者親臨。

隨著他的到來,似乎他身後的燦陽都黯淡了幾分,彷彿這一刻世間所有的風華都彙聚在了他的身上一般。

“夜公子。”蕭千漠站起身來朝夜淩羽拱手作揖。

夜淩羽一手負於身後,一手置於身前,氣息如青鬆一般,清冷淡漠的行上前,淡淡的瞥了一眼蕭千漠就收回了目光,徑直走到顧雲初對麵坐了下來,“倒茶。”

顧雲初乖乖的給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麵前,事後才恍過神來:她現在乾嘛要這麼聽話?前幾天她還救了他一回呢!

這是自已端茶倒水成習慣了麼?

擦!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顧雲初好奇道。

以前他都是很晚纔回來的。

“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了。”夜淩羽端過茶盞,喝了一口說道。

顧雲初聞言眼睛一亮,“那你是不是要走了?”

夜淩羽目光涼涼的掃了她一眼,“我打算在這邊多住幾天。”

噗!

顧雲初聞言翻了個大白眼。

一旁站著的蕭千漠見顧雲初與夜淩羽相處時那般隨性隨心,兩人相處談話的模樣就像是相熟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不知怎的,他心中泛起一絲複雜與酸味。

他在位置上重新坐了下來,看向對麵二人的目光中露出了複雜之色,對於夜淩羽住在丞相府中一事,他是知道的,因為藥師公會的會長李生曾經親自上門來,所以這件事情整個丞相府的人都知道,另一個原因自是因為顧長寧現在在是二品藥師林藥師的徒弟又擁有上古鳳凰血脈,所以父皇纔會決定為他和顧長寧指婚,為的就是能與藥師公會拉近距離。

不過他們卻是並不知道夜淩羽住在雲苑中,還以為夜淩羽住的是其他院落,他們也以為夜淩羽與丞相府關係不錯。

看來似乎與傳言的不太一樣……

“我說夜大公子,你總是賴在我院中做什麼?”顧雲初鬱悶道,一臉嫌棄的看著對麵之人。

夜淩羽眉頭輕挑,眉宇間蘊著冷厲與睥睨天下的霸氣,“你欠我的。”

“我……”顧雲初頓時語塞。

蕭千漠坐在一旁像個局外人一般看著他們二人相談甚歡的模樣,卻是一句嘴都插不上,心中不由湧起一股失落。

守在雲苑外的四名婢女將院中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她們四人除了在此照顧夜公子的生活起居之外,也負責監視這院中的一舉一動,然後向夫人稟報。

當她們四人聽到蕭千漠說願意納顧雲初為側妃,還讓她吃穿用度跟正妃一樣並且不限製她的自由時,皆是被狠狠震驚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