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3章雲兒在哪

她嘴角噙著一道柔美的弧度:“陛下,隻要羽兒入宮來便好了,衣服而已,又有什麼要緊的,人來了纔是重中之重,至少那些使臣們,也不能為此的揪著陛下不放,這不就夠了?”

納蘭長風冷冷一哼,算是默認,卻仍然覺十分不爽!

就在這片刻之間,納蘭淩羽已經快速掠到了殿中。

他身上一股寒氣湧出,神色冷冽如霜,薄唇抿成一線,透著冷漠之色,一對鳳眸中似乎藏著利刃,周圍那些宮人冇有一個敢靠近他。

“殿……殿下!您的位置在那邊……”

宮人顫抖地指著不遠處的一個空座。

納蘭淩羽眼風都不掃一下,徑自走向納蘭長風的龍座的方向。

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全都嗅到了從納蘭淩羽身上的傳來的冷冽氣息。

遠處那些大臣都伸長脖子向前方看去。

納蘭長風眉心一蹙,非常不悅!

他壓低嗓音叱道:“你這逆子!你還知道入宮!今日如此重要的日子,怎麼,還要朕八抬大轎去你府上請你來不成!?”

一旁蕭皇後裝作無奈,“勸慰”道:“陛下,羽兒都來了,無論如何,現在也不是責罵他的時候,興許是路上有什麼事情耽擱了,所以纔來得晚了一些,您總得問清緣由纔是啊!”

說著,她轉頭,對納蘭淩羽道:“羽兒,你還不跟你父皇解釋清楚?”

納蘭淩羽的冰冷的睨了她一眼,那眸子裡,幽光閃動,勾起一抹嘲弄之色,卻理都不理她,直接把她晾在了一邊。

他轉頭對納蘭長風冷冷道:“雲兒在哪?”

納蘭長風怒不可當!

這臭小子!真是反了天了!竟如此對他說話,他可是他的老子!

他要咬牙:“你這逆子!你還有臉跟朕提那個低賤的東西?你當朕是聾的,不知道你做的那些荒謬之事?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男侍,你出息了!你不要你這張臉,朕還要朕這張老臉!”

“還有!你是怎麼與皇後說話的?她是你母後!你這是什麼態度?!”

蕭皇後嘴角一勾,那弧度微小,轉瞬即逝,她似是隱忍著委屈,道:“陛下,羽兒他畢竟年輕氣盛的,臣妾不怪他。”

納蘭長風被她的忍耐的麵容刺痛了心,眼色發寒的,嗬斥道:“給你母後道歉!”

納蘭淩羽瞳眸一深,身上氣息更冷,一字一頓道:“我再問一遍,雲兒在哪?”

他的聲音低沉冷凝,其中一道冷冽和肅殺,令人忍不住膽寒,更是直接無視了納蘭行雲前麵那一句話,像是根本不曾聽見。

納蘭長風顏麵大失,臉色漲成了豬肝色!

“混賬!”

要不是在場有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他早一巴掌扇死這個逆子了!

真是氣死他了!

這時候,隻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察覺出了父子二人之間的不同尋常。

不遠處的納蘭行雲,眼色一閃,原本緊握著茶杯的手忽然一鬆,看向納蘭淩羽的目光裡,出現了幸災樂禍之色。

“這小子,真是自己找死啊……”

(六一快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