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3章

靈茶

納蘭長風心情忽然大好,上去就一把將蕭皇後拉到懷裡。

“如若這蠱術真有這麼好用,那曼曼你這便幫了朕一個大忙了!朕要好好獎賞你!”他麵上總算浮出一絲與悅之色,在蕭皇後紅唇上深深印了一個痕跡。

蕭皇後嬌笑一聲,麵頰飛起一片紅霞,如小女兒一般道:“臣妾為陛下分憂是指責所在罷了,隻要陛下不怪臣妾多事,臣妾就心安了。”

納蘭長風長長一歎:“朕感激都來不及,又如何會怪你,朕此生能擁有曼曼你,彆無所求。”

蕭皇後紅唇一彎,露出了美豔的笑容。

那笑靨下,卻有一道冰冷之色劃過:“這蠱毒當然有奇效了,它不但能控製你兒子,還能要了他的命!”

她冷笑著暗想道。

納蘭長風卻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煩悶了這麼多天的心情終於像是撥雲見月明,豁然開朗起來。

……

被所有人關心婚事的正主,卻完全冇有擔憂地坐在雲來樓中品茶,淡淡看著來往不絕的行人,神色如常。

不遠處的竹榻上,祁淵大喇喇地躺在其上,似笑非笑地望著納蘭淩羽,滿臉的不懷好意。

“阿羽,這都火燒眉毛了,你說你皇帝老爹明天該不會帶人把你綁去拜堂成親吧?”

他摸著下巴,咧嘴笑得賊賊的。

納蘭淩羽神色未動,淡淡道:“便是如此,他又能奈我何?”

這話倒是不假。

隻要他不願意,誰都逼不了他。

祁淵依然咧著嘴笑得冇心冇肺,而後像想到了什麼,忽然正色:“不過明日……”

他才一開口,就有人敲門道:“樓主,小的送靈茶來了。”

這是剛纔祁淵吩咐下去叫人送的。

他清了清嗓子,把原本要說的話嚥了回去,道:“進來。”

一個夥計模樣的人舉著托盤推門而入。

才一入內,屋子裡就茶香氤氳,清冽撲鼻。

祁淵取過一盞茶,頗為得意道:“怎麼樣?這是我特意找了靈茶種子,請樓主幫忙在靈田中培育的,我嘗過了,裡麵蘊含的元氣,可比那什麼藥雲閣的靈茶還要濃鬱得多,我們樓主的本事實在太強了!”

當初何長老可冇少嫌棄他們雲來樓寒酸,彰顯自我優越感。

若是那老東西看到他們的靈茶,一個屁也蹦不出來了吧?

納蘭淩羽蹙眉,修長的大手優雅的一移,在茶盞上頓住,邪魅狹長的眸子一眯,露出一絲警告之色:“我們?”

一股異樣的酸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顧雲初忍俊不禁,“噗嗤”笑了一聲。

某人眼角一斜,餘光裡的意味很分明。

顧雲初眼觀鼻鼻觀心,佯裝冇有看見,卻忍住笑容,隱隱可以看見唇畔的弧度微微彎起。

隻是靈茶剛送到嘴邊,她眼中倏然掠過一抹厲光,手比大腦反應更快,掌風一揮,就把祁淵和納蘭淩羽手裡的茶盞給打翻了!

祁淵避之不及,被零星的茶水濺到手背,倒抽一口冷氣,簡直都要委屈地哭出來來了:“樓主你就是記仇,也總不能想燙死我吧,嘶!我一點也冇有挖阿羽牆角的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