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9章

倒戈【1】

他豁然抬頭,正好的捕捉到蕭皇後嘴角消散的冷芒。

原來這根本都是蕭皇後的計謀!

如今他冇用了,蕭皇後就將他一腳踢開,他成了棄子!

意識到這一點,一股沖天的怒火從他胸口驟然噴出,心中的掀起了滔天巨浪,怨恨和憤怒席捲而來……

他大吼一聲:“本將軍是冤枉的!本將軍冇有叛變!是皇後指使我做的,一切都是皇後的謀算,本將軍根本就冇有錯!!”

蕭皇後睜大眼睛的,像是不敢置信:“劉將軍,本宮身居宮中不問政事,你更遠在壁岩道,本宮鞭長莫及,如何指使你,你究竟為何要害本宮?!”

就這一句話,立刻打消了納蘭長風的懷疑,他臉色一沉,指著劉文浩就是一陣斥罵:“你這個混賬東西,狗膽包天汙衊皇後!來人,還不快點把這以下犯上的東西打入大牢!”

士兵們應聲撲了上去。

眼看劉文浩就要被他們抓住,眾人隻覺眼睛一花,眼前飛過一道刺目的白影子,士兵甚至都冇有靠近劉文浩,就被一道突如其來的罡風一掀,狠狠飛出去砸在地上。

“劉將軍話都還冇有說完呢,你們就這麼趕巴巴地要把他抓起來,有經過我同意了嗎?”

人是她帶來的,她要做的事還冇做完,劉文浩當然不能落到他們的手裡,不然這後麵的大戲還要怎麼唱?

顧雲初唇邊噙著淺淡的弧度,深邃的瞳仁裡閃爍著一抹戲謔,一掃過眾人,就站在了劉文浩身側,翩然如仙的身姿,瞬間落入在場所有人的眼睛裡。

士兵們飛出去的一刹那,蕭皇後狹長的鳳眸立刻眯了起來,唇瓣一挑,露出一抹和悅之色。

“本宮記得你姓雲?就是那個阻撓了羽兒婚事的人?”

隻是一句話,就意在指責顧雲初的蠻橫無理,妄圖將眾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顧雲初的身上。

顧雲初哪是那麼好欺負的,她忽然朝蕭皇後彎唇:“你就是表麵慈母,背後蛇蠍,人前人後兩副麵孔的蕭皇後?百聞不如一見,真是失敬失敬。”

她恍然大悟般,還誇張地拱了拱手。

那神態語氣,呈現著大寫的戲弄之色。

在他身邊不遠處,納蘭淩羽神色未變,冷漠的眼底溢位一抹淡淡的笑意。

蕭皇後什麼時候吃過這種陣仗,偽裝的神色立刻就是一僵,像是吃了蒼蠅的一般憋屈,她攥緊了拳頭,眼角掃過了不遠處的納蘭淩羽,狹長的鳳眼深處掠過一絲戾氣。

不等她開口,不遠處的蕭頂就忍不住指著顧雲初開罵:“好你個雲絕!我姑姑乃是當朝最尊貴的女人,你算什麼東西,膽敢無中生有出言造謠!信不信誅你九族!”

納蘭行雲眼神也是一冷,無情的薄唇一開:“皇兄,你縱容一個野小子當眾羞辱母後,也未免太過分了,此人囂張狂妄,視宮中規矩於無物,你也實在太過膽大妄為,如此,把父皇和母後至於何地!”

他比蕭頂更冷靜,並不直接罵顧雲初,而是把矛頭直接指向納蘭淩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