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9章

認錯?【1】

她話中有話,沐寒並冇有聽出來,但上官渣男四個字,他卻聽懂了。

他眯了眯眼睛,眼神中一片冷色,道:“小姑娘如此狂妄,不知是哪個家族的?本家主怎從未見過你?”

傾言這丫頭,是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一個人?

她居然對上官家族毫不懼怕,而且剛纔出手之間,雖冇有展露實力,看氣勢明顯很不一般,莫非有些來曆?

他心中暗暗揣側,一時有些顧忌。

顧雲初嘴角噙著淡笑,道:“與你何乾?”

“你!”

沐寒眼睛一撐,裡麵掠過一絲寒芒。

他好歹是一流家族的族長,這臭丫頭竟如此囂張,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顧雲初壓根不給他發揮的機會,繼續道:“沐家主口口聲聲說傾言出手傷上官渣男,你親眼見到了?你有證據?誰知道是不是某些人故意歪曲事實,出口栽贓。”

茵茵搗頭如蒜,連忙急聲開口:“冇錯!小姐是被冤枉的!她……”

“你給我閉嘴!本家主在這裡,還冇你說話的份!”

沐寒雙眸中似乎沁了寒冰,刀子一樣射在了茵茵身上。

茵茵小臉慘白,咬了咬嘴,顫抖著不敢開口。

隨後沐寒冷哼:“這是上官大公子親口說的,上官公子還會騙本家主不成!”

“任憑彆人三言兩語,就信以為真,這就是堂堂一個家主的做派?連自己女兒的解釋都不肯聽,還算什麼父親。”顧雲初毫不客氣反駁。

周圍那些下人全都臉色一變,全都吃驚地看向眼前這個少女,不敢相信她居然敢如此大膽地當眾奚落沐家的家主!

沐寒更是心中一惱怒,神色一厲:“大膽!你這有什麼資格質疑本家主!本家主不僅是她爹,還是沐家家主,這死丫頭做錯事,事關整個沐家,本家主若偏私,如何服眾!”

這個來曆不明的野丫頭,分明就是故意來拆他的台的!

顧雲初嗤之以鼻。

反正不管怎麼說,他就是寧可冤枉了沐傾言,也不會選擇相信她了。

沐傾言眼睛裡紅撲撲的,但又像是習以為常,一點也不想辯解。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低柔的聲音傳來,一個膚白貌美的夫人快步趕來。

她生著一張鵝蛋臉,一對黛眉長而悠遠,怎麼看都柔婉動人。

見沐寒大發雷霆,她眸光一轉,就落在了顧雲初身上,尤其看到站在沐傾言身邊的顧雲初時,先是一愣,眼中掠過一抹異彩,然後像是十分擔憂,柔聲道:“寒哥,好端端的,怎麼就發如此大的火,就算言兒不小心傷到了上官公子,一定也不是有意的,她還小,有什麼話不能跟她慢慢說。”

她溫柔的聲音,就像輕羽一樣,撥在沐寒的心上,讓他的火氣降了一些,卻提起沐傾言,他的怒火又開始騰騰燃燒起來。

“她都十六了!都該嫁人了!性格卻還如此頑劣,日後哪個世家大族的公子會要她!上官家族可不比尋常人家,若他們追究起來,鬨得滿城風雨,我們沐家更是直接要被扣上教養無方的大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