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章

護短

“我的人,隻有我可以欺負。”夜淩羽周身氣勢不減,如劍鋒般的眉宇間蘊著淩厲之色,“你若傷她一分,我便還你十分。”

男人護短霸道的樣子超帥,分外迷人。

“那又如何?”夜淩羽不屑的勾了勾唇角,眼裡漫上了一絲輕蔑的冷光。

“閣下未免欺人太甚!”老者怒道,卻又敢對夜淩羽發難,因為眼前這男子給他的感覺有些危險,無法捉摸。

夜淩羽眉頭輕挑:“是又怎樣?”

那囂張不可一世的模樣,令老者險些吐出一口血來。

看著老者吃癟的樣子,顧雲初覺得甚是解氣,之前這老者就是仗勢欺人,現在被夜淩羽給一字不差的懟了回去,真是神清氣爽啊!

“好!”老者卻是道了一個好字,隻是那陰冷的目光泄露了他眼底的凶芒,放了一句狠話:“但願你不要後悔!”

說罷欲轉身離去。

“等一下。”

身後響起少女清脆響亮的聲音,卻是令老者不由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目光不善的看著顧雲初,壓製著心中的怒氣,冷聲道:“你想如何?”

“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就算你是太虛殿的人,也不能插手我和她之間的仇怨。”顧雲初眯起眼睛,緩步上前,纖細清瘦的身影上散發出一絲絲懾人的冷意。

眾人見顧雲初還不怕死的阻止老者的離去,不由搖了搖頭,還是太年輕了,沉不住氣,對方可是太虛殿的人,已經不計較顧長寧的事情了,她還揪著不放?

“你想如何?”老者被氣笑了。

顧雲初眯眼淺笑:“將她留下,你可以走了。”

“你這是在找死!”老者眼底再次有怒氣浮動,“不要以為我是真的怕了他,要殺你,對我而言,比殺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嗬……”顧雲初唇角漫開一抹淺笑,那笑意中帶著幾分邪肆與淩厲,“你可以試試。”

“從來還冇有人敢挑戰我太虛殿的威嚴,你是第一個!”老者陰沉著臉,額上隱隱有青筋跳動著,“小丫頭,做人不要太猖狂了,否則哪一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夜淩羽冷哼一聲,看向老者的目光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威脅,氣得老者臉上的怒火差點冇繃住。

“顧雲初,你休要得意!三個月後,你敢不敢上生死台?”顧長寧突然說道,她眼底凶光閃掠,看起來頗為猙獰。

剛纔前輩救下她的時候,就說了她的右手是被一股暗勁給封住了,並且太虛殿會著力培養她,還會在蒼月城中呆上一段時間。

“那就再讓你多活三個月。”顧雲初漫不經心的說道,一雙清亮的鳳眸中蘊上了一絲輕蔑不屑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