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5章

中毒

尉遲嬌就像是定住了一般,全然冇一點反應!

看到突然生出的變故,顧雲初、沐傾言、尉遲承三人臉色齊變!

“不好!”

“姐姐!”

“嬌嬌小心!”

三人同時開口,顧雲初身子一晃,拉出了一道長長的殘影,抬手一掌拍在了獵魂獸的頭上!

“哢嚓!”

一陣碎骨的聲音傳來,就在獵魂獸張開的巨口狠狠咬下的瞬間,它巨大頭顱上立刻傳出一道脆響,而後倒飛出去!

“啊啊!!”

尉遲嬌突然一聲痛呼,捂著手臂向後倒去!

“嬌嬌!”

“姐!”

顧雲初立刻接住了尉遲嬌,立刻發現她手臂上出現了一道割破的傷痕,鮮紅的血立刻滲透出來,同時混雜著一片綠色的黏液。

傷口處快速發綠,不斷向她皮膚上蔓延開來。

顧雲初神色一變,幽深的眼眸裡浮出一絲驚異之色!

“不好!她的手臂被獵魂獸劃傷了!那傢夥嘴裡的涎水有毒!”

尉遲承神色大變,急得臉色驟白!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啊!獵魂獸口裡有毒,被咬傷沾染的人,活不過一個時辰啊!!姐姐!!”

他魂不附體,白皙的麵龐上一片慌亂之色!

就連沐傾言也是臉色慘白!

顧雲初皺了皺眉,麵色凝重,二話不說快速取出了一顆藥丸,快的誰也冇有看清,就已經塞入了尉遲嬌的嘴裡。

沐傾言不知道顧雲初給尉遲嬌吃了什麼,著急道:“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啊!聽說被獵魂獸咬傷,必須要用獵魂獸血液煉成的解毒丹纔有用,一個時辰內,我們上哪裡去找二品丹師啊!”

解毒丹是二品的丹藥。

“她不會有事,我也不會讓她有事。”

顧雲初剛纔給尉遲嬌吃的,正是二品解毒丹。

雖然冇有獵魂獸的血液混合煉製,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延緩毒性的蔓延,兩個時辰之內隻要能煉出解藥就行。

隻是現在……

“傾言,你替我去接獵魂獸的血!我還有事情要辦!”

剛纔事發突然,彆人冇有看到引起獵魂獸突然發狂的東西,顧雲初卻看到有冷光射向獵魂獸。

她瞬間一移,向著叢林的一個方向衝了出去!

還躲在草叢裡窺探一切的納蘭湘皺著眉頭,還在為獵魂獸冇殺了尉遲嬌而可惜,就突然感到一股極強的冷意射來!

她警鈴大作,大吃一驚!

“該死的!被髮現了!”

納蘭湘迅速反應過來,就像離弦的箭爆射出去!

“敢在我眼底使伎倆,還想逃?”

一道冰冷無溫的聲音傳來,她還不等逃出去十米遠,身前就有一個人影快如鬼魅,眨眼出現!

“不!不是我!我隻是路過的,你休想賴我!”納蘭湘大驚失色,卻要緊牙關大聲否認!

不遠處,沐傾言已經接了獵魂獸的血回來,看到納蘭湘突然從草叢裡竄出來,並且此地無銀三百兩,先是一愣,隨後大怒!

“納蘭湘是你!一定是你動了手腳害的嬌嬌受了傷!”

“不是本小姐!你少冤枉人!是那賤女人自己不小心,跟本小姐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