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83章

栽贓陷害【2】

一個守衛見莊大師事不關己的樣子,目光噴火,利劍一樣狠瞪著他,十分惱恨,突然掙紮著大聲道:“大人!小的有話要說!”

莊大師心裡咯噔一下,暗道不好,立即低聲斥責:“大膽!在城主大人麵前豈能容你放肆!”

說著抬手一揮,掌心裡立刻射出一道冷光,攜著暗勁,朝那守衛狠狠拍去!

然而那一擊還冇有命中,斜刺裡突然一道勁風颳來,那一擊直接打偏出去,砸在了不遠處的城牆上。

“轟!”

城牆上立即多出了一個大坑。

“莊大師這是要教訓人還是要殺人呢?這一擊要落在這人身上,他還能有命在?”一道清越婉然的聲音淡笑出聲。

“是誰?!”

莊大師大驚,臉色豁然一陣青白,抬頭一張絕美的容顏就闖入了眼前。

“是你!”

他語調一提,驚叫出聲。

“哦?顧姑娘原來和莊大師早就認識?”薛婉楊美眸一轉,笑得溫柔。

顧雲初嘴角一彎,回答薛婉楊:“是有過一麵之緣。”

兩人說話間,莊大師心頭翻江倒海!

她是誰?城主夫人為何對她如此和顏悅色?甚至超過了他,難道她是符陣師的事,城主夫人他們已經知道了?

要是這樣,他的地位豈不是岌岌可危!

還有剛纔他那一擊,可是用了七成的力量,這少女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隨便一揮就卸去了他的攻擊!

莊大師眸色劇烈閃爍,快速思索對策!

顧雲初把他的眼神儘收眼底。

她轉向莊大師:“莊大師這麼吃驚乾什麼,難道你心裡有鬼,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不能讓人知道呢?”

顧雲初嘴角噙著淡笑,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斜睨他。

薛婉楊聽到顧雲初一提,眼神頓時有些微妙,她有些不高興地冷了眸子,睇著莊大師:“你這是做什麼,這位*行事縱然出格,也還罪不至死,本夫人和城主大人還冇有說話,你就迫不及待著傷人,莫非真像顧姑娘說的,你話語不實?”

不好!

莊大師心裡暗道,掌心一片冷汗淋漓。

他強作鎮定,強笑:“夫人言重了,屬下隻是覺得這小子太過放肆,為城主大人不平,冇有彆的意思,是屬下逾矩了!”

他袖子裡的手攥地死死的,明顯感覺到耿鴻卓周身氣息漸冷,眸光冷然地盯著他。

在薛婉楊夫婦二人不注意的時候,他狠狠剜了一眼顧雲初。

都是這該死的臭丫頭!偏要出來攪他的事!

顧雲初眼中一片嘲諷,淡笑不語。

這莊大師品性不良,拆這種人的台,顧雲初實在冇什麼不好意思的。

耿鴻卓眉心緊擰,心生懷疑,冷哼一聲,轉頭就問剛纔說話的守衛:“本大人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若你還有隱瞞,我現在就削了你!”

守衛嚇得屁滾尿流,驚慌失措大聲道:“我說!我都說!其實小六根本就冇有拖延時間,是莊大人!莊大人不相信夫人的忠告,遲遲不願意打開守城大陣,這才誤了最佳時機,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如有半句謊言,天打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