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34章

惡人告狀

“怎麼回事?府上怎麼變成這樣了?!”齊藥師大吃一驚!

本來林嬤嬤已經閉嘴,但齊藥師的出現,又讓她有了發揮的機會。

“姓齊藥師您來得正好!剛纔軒轅家大小姐要索人,夫人為了護著那顧姑娘,與軒轅家的人大戰一場險些喪命,夫人身懷有孕卻被重傷到血崩,齊藥師快給夫人看看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狠瞪著顧雲初,把矛頭都指向她。

齊藥師聽到顧姑娘這三個字,下意識覺得有些耳熟,還不等多想,就聽到“血崩”二字,麵色驟變!

“什麼?!血崩?!夫人身懷有孕,又是胎兒不穩的時候,怎麼能與人動手!快讓我看看!”他又氣又急,如一陣風似的刮到薛婉楊身邊,連忙給她把脈。

林嬤嬤咬著牙:“齊藥師?夫人到底怎麼樣了?”說著她眼眶一紅,眸中怨氣濃鬱:“夫人受了這麼重的傷,以後還不知道落下什麼病根,這次好不容易懷了身子,要是因此虧損,要如何是好啊!”

耿鴻卓在麵前,她不敢直接罵顧雲初,但三句不離薛婉揚身子受損,擺明瞭在說都是顧雲初的錯。

顧雲初哪會聽不出她含沙射影的意思。

不過這林嬤嬤是薛婉揚的奶孃,看在對方的麵子上,她不會動手。

就在這時,齊藥師已經把完脈了。

“咦?夫人的身子,冇問題啊!不過夫人確實失血過多,除此之外,氣息脈相都十分穩定,這真是奇了怪了!”

他一臉疑惑。

林嬤嬤一驚!

“齊藥師是說,夫人一點事都冇有?”

齊藥師被髮問,皺了皺眉:“林嬤嬤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懷疑老夫把脈不準?”

“不,不是!奴婢怎敢懷疑齊藥師,可是夫人隻是被那姓顧的女子紮了幾針而已,怎麼可能夫人就一點事都冇有了呢!好歹也要開個方子啊!”

林嬤嬤有點急。

那姓顧的女子,居然醫術已經出神入化到了這種境界?!

這怎麼可能?!

林嬤嬤有點無法接受。

而齊藥師的注意力卻陡然被一個名字給吸引了。

顧姑娘……顧姑娘……

對啊!

難道是夫人口中的那個天才藥師?!

齊藥師突然兩眼放光!

“等等!什麼紮針?還有那顧姑娘人在何處?快告訴本老夫!快說!”

想到那極品藥液,齊藥師火急火燎的,整個人就像餓狼看到了肉,突然變得很瘋狂,那股迫切,把林嬤嬤嚇了一跳!

難道是她剛纔說的紮針二字,激怒齊藥師了?

對!

一定是這樣的!

她一個激靈!

下意識就指向顧雲初:“就是她!是她!就這女子給夫人紮針的!夫人金貴之軀,她就那樣隨隨便便給紮針,索性冇有什麼好歹,萬一有個什麼一二的,如何了得!她如此驕傲自滿,麻痹大意,齊藥師是該好好教訓教訓她纔是!”

林嬤嬤心裡忽然一鬆,覺得心中這塊積鬱已久的氣,終於舒緩了不少。

就在她竊喜不已的時候,耳邊忽然一聲嗬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