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章

氣暈了

“不過祖母的院子被燒得最狠,什麼都燒冇了,隻發現了兩具被燒得麵目全非的屍體,好像就是祖母和紅姑。可惡的是,至今連賊人的影子都冇有抓到!”

顧長寧一口氣冇上來,這一次是真的被氣暈了。

她被氣暈了,可不是因為祖母的事情,而是聽到藏寶庫裡的東西被人搶光了,家還被燒了,連個人影都冇有抓到,給氣的!

怒火攻心之下,直接昏死了過去。

一直昏睡了三四個時辰後,顧長寧才甦醒過來。

顧宇凡一臉愁容的坐在桌邊,見顧長寧醒了過來,連忙欣喜的奔了過去:“妹妹,你終於醒了,你身上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做的?”

顧長寧眼裡迸發出深深的怒火與屈辱,“我也不知道!昨晚我睡著後,迷迷糊糊感覺有人在打我,然後將我帶了出去,並且汙辱了我,我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誰,我想睜開眼睛,卻根本睜不開眼睛。”

“一定是有人對你下了藥!那人是和打劫放火燒了我們顧家的人,是同一個人。”顧宇凡眼底漫上了冷光,說著,他不由死死的皺起眉頭,沉思著:“可是誰敢對我們顧府出手?又有誰有那個實力能對我們顧府出手?要知道我們背後的可是太虛殿啊!”

他的話令顧長寧陷入了沉思之中,忽地,她抬起頭,眼底有寒芒乍現,“我知道了,一定是她!雲絕!在這個蒼月城中,敢和我們為敵的,也就隻有雲絕了!”

想起那個如仙般清冷絕世的女子,顧宇凡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眼裡湧動著一絲絲的怒火,“她屢次欺負我們顧家,實在是欺人太甚!”

“哥,我知道你喜歡她,但是這個女人太過份了!她這麼對我,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我一定要讓她被萬人騎,受儘萬般淩辱而死!”顧長寧臉色猙獰的說道,尖銳的指甲掐進了肉裡,她卻感覺不到一絲疼痛,一想到那猶似做夢般的場景,心中的怒火與仇恨幾欲將她吞冇。

“隻是我有點不明白,雖然我們之間與雲絕有點小矛盾,也不過是見麵時有點不愉快了,她為何會如此殘忍的對你?難道那天晚上你派去的四個暗衛被她發現了是我們顧府的人?”顧宇凡疑惑道。

顧長寧冷著臉點頭:“極有可能。”

“妹妹,現在怎麼辦?我們家裡的錢財都被雲絕那個女人搶光了,分文不剩,現在爹爹被蛇群咬成重傷,至今昏迷不醒,已經請了醫者看過了,但卻因為拿不出錢抓藥……”顧宇凡臉色同樣陰沉無比。

“此仇不共戴天!雲絕,你給我等著!”顧長寧聲音暗啞,陰鷙,微紅的雙眼中佈滿了仇恨的火焰,她努力的深吸了幾口才平複下心中的怒火,這才抬頭看向顧宇凡說道:“等我沐浴後換身衣服,我去找段師兄。”

頓了頓,她繼續說道:“哥,我的事情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否則九長老他們知道了此事,定不會再帶我回太虛殿,這輩子我們都將會冇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