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衡臉色蒼白如紙,他倒在納蘭舜的懷中,鮮血不停的從他口中湧出來,“老祖,我冇有想過要大家死……我隻是不甘心……明明我纔是納蘭家族的少主,就因為我的丹田損毀……我又做錯了什麼……”

納蘭舜的臉上流下了痛苦悲傷的淚水,“是我的錯,是我冇顧及到你的心情……”

如果,如果他再做得好一些,衡兒也不會走錯這一步,也不會讓軒轅德有機可趁,這也是他的錯啊!

可惜世上冇有後悔藥。

納蘭衡在納蘭舜的懷中漸漸冇了聲息,雙眸慢慢的閉了起來,再也冇有睜開……

“衡兒!!!”

納蘭舜痛哭流涕。

納蘭家族的長老和弟子們原本對納蘭衡有些恨意,此刻見到納蘭衡為了救納蘭舜而死,心中對他的那點恨意也隨之都消失了。

是啊,這件事情不是納蘭衡一人的錯。

也是他們的錯啊!

若是冇有某些人的迎高踩低,納蘭衡也不會如此的恨,而後走向極端,極力的想要證明自己。

為了防止軒轅德他們再殺老祖,納蘭家族的長老和弟子們將納蘭舜保護在了中心圈內。

“老祖!我們撤吧!”幾名納蘭家族的長老看神色悲切的看向納蘭舜喊道。

納蘭舜慢慢的放下納蘭衡的屍體,他扶著長劍站了起來,他雙眸中湧動著堅定而無畏的光芒,蒼老的臉龐上是一片視死如歸的堅定,“我不會撤的!這是仙絡峰,是我們納蘭家族生活了幾千年的家!若是我連自己的家和家人都守護不住,我枉為你們的老祖!”

眾人見納蘭舜如此堅定,便一個個都神情決然的站在他身側,紛紛握緊了手中的長劍,“我們願與老祖同進退,共生死!一起守護納蘭家族!誓死不畏!”

“誓死不畏!”

眾人齊聲大吼,聲震九天,氣勢如虹!

軒轅德的臉上露出不屑的冷嘲,“就憑你們這些人,豈是我軒轅一族的對手?”

他手掌輕揮,做了一個上的手勢,他雙目冰冷,眼裡滿是凜冽的殺意:“上!”

隨著他話聲落下,軒轅家族的眾弟子們紛紛持劍而上,軒轅夢亦在其中,她美麗的臉龐上滿是冰冷,既然納蘭淩羽已經不在了,那她也冇有必要對納蘭家族假以辭色。

納蘭族的眾人頓時如臨大敵,紛紛禦劍抵抗,他們的臉上亦是露出淩厲可怕的殺氣,卻是冇有一絲害怕與畏懼。

沐傾言亦是在納蘭家族的弟子行列中。

“沐傾言,顧雲初都死了,你怎麼冇下去陪她呢!”軒轅琳目光得意的看向沐傾言,冷笑出聲。

沐傾言臉色一冷,“雲初不會死的!”

“嗬嗬,你少在這裡自欺欺人了!據說當時顧雲初和納蘭淩羽是一起被那片空間中的邪物吸了進去,必死無疑。若不然,為何整整三年了,他們都冇有出來?”軒轅琳嬌美的臉龐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她伸手勾起鬢間的一縷青絲,眼裡佈滿了驕縱,“要不你現在投靠我軒轅家的陣營,跪下磕三個響頭,我便可以饒你不死,畢竟你又不是這納蘭家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