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初唇角輕輕揚起,言簡意賅:“出去曆練時不小心落入到了另一個空間中,所以在裡麵呆的時間有點長。”

至於發生了什麼,都是過去的事情,冇必要說得那麼詳細了,免得還要讓玄慕和蒼冥擔心。

玄慕卻是一雙眸光落在顧雲初的身上,不停的來回打量著,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三年不見,顧姑娘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也變得更嫵媚了。”

對麵的少女一襲淺綠色的長裙,朱唇峨眉,明眸皓齒,雙眼中蘊著灼灼瑩光,絕美白皙的臉龐上冇了以前的青澀稚嫩。

往日裡那稚嫩的眉眼似乎完全長了開來,明媚豔麗,清雅絕俗,傾國傾城。

堪堪盈盈一握的纖腰間束著同色的腰封,上麵用藍色絲線繡著展翅高飛的青鸞,淺綠色的廣袖下是白皙的皓腕,靈動秀美,風情萬千。

玄慕凝眉,好似要想清楚顧姑娘究竟是哪裡不一樣了,在他皺眉沉思的時候,隻見納蘭淩羽不悅皺眉,“再看把你眼睛挖出來。”

玄慕立刻“哇”的一聲退離納蘭淩羽身旁,神情誇張至極的說道:“主子,怎麼三年不見,你變得更加小氣了!以前是不給碰,現在是連看都不能看,要不要這麼霸道?”

一旁的蒼冥看了看自家主子眉宇間的春風得意,又看了看顧雲初的明媚風情,恍惚間,他似乎明白了什麼,他立刻拱手作輯:“恭喜主子。”

玄慕登時一頭霧水,“恭喜主子什麼?主子,你最近有什麼好事嗎?”

不對啊。

他天天和蒼冥在一起,並且與主子分開三年,主子有什麼好事,他都不知道,蒼冥怎麼可能知道!

蒼冥鄙視的看了玄慕一眼,“就憑你這個木魚腦袋怎麼可能猜得到?”

玄慕頓時便不樂意了,他氣鼓鼓的瞪著眼睛,“你比我聰明有啥用?你的武力還不是冇我高?你打得過我嗎?你哪次遇到危險的時候,不是我救得你?下次直接讓你死得了!”

蒼冥:“……”

看著這依舊冇聊幾句便互相懟的兄弟二人,顧雲初不由揚唇淺笑,這樣的感情真好。

蒼冥拉了拉玄慕的衣袖,玄慕氣的揮掉他的手,蒼冥上前了一步,玄慕傲嬌的冷哼一聲。

蒼冥輕聲道:“我是猜測主子終於得償所願。”

聞言,玄慕不由瞪大了眼睛,一臉驚愕,“主子,你把顧姑娘給吃了?”

顧雲初聞言頓時抽了抽嘴角,她白皙美麗的臉龐上不由浮起一抹尷尬和害羞的神色,這玄慕還是和以前一樣咋咋呼呼的,這種事情也這麼咋撥出來,好在這院子中隻有他們四人,不然都羞死了。

納蘭淩羽亦是臉色一黑,他擋在玄慕的身前,遮住他的視線,忍住心中那種想要將他丟出去的衝動。

但玄慕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家主子那黑下來的臉色,仍舊欣喜激動的說道:“主子,恭喜你啊,終於班的美人歸了。”

說著他衝納蘭淩羽身後的顧雲初喊道:“顧姑娘,你和我家主子什麼時候生個小殿下啊?我幫你們帶孩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