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你們少在這裡裝好人了!你們若不是為了這十萬修士而來,若不是和我一樣想要將他們煉成傀儡,又怎麼會冒這麼大的危險前來!”萬老站起身來,他周身湧動著一股詭異的黑氣,雙眸如淬了毒一般,冷冷的鎖定在了顧雲初的身上。

三人之中便屬於這個女娃的實力最弱,且她的身上有著可以盛載活物的空間!還有這三獸一靈似乎都很聽她的話,隻要他抓到了她,這些東西都是便他的!

思及此,萬老便朝顧雲初衝了過來,他手中的拂塵一甩而出,煞時隻見那拂塵化作了千絲萬縷的銀絲一般,朝顧雲初纏繞了過來,將她狠狠的綁住,

顧雲初大驚失色,她動了動,竟然掙不斷這拂塵!

這拂塵堅硬如鐵,柔韌如銀絲!

納蘭淩羽目光一變,俊朗如玉的臉龐上煞時間瀰漫上了一股淩厲懾人的殺氣,當即便朝萬老怒衝而來,浩蕩磅礴的氣勢從他周身瀰漫而出,凜冽的勁風將他白色的衣袍鼓盪而起,宛如一尊絕世殺神。

萬老眸光一冷,他抬手一招,再次召喚出數十道玄陰死士,這些玄陰死士與之前的那些不同。

很明顯這數十道玄陰死士的實力要更加一些,其中不乏有分神境,合體境的!其中更有一個竟是渡劫境中期的!

他們身著紅色的勁裝,雙眸毫無焦距,亦冇有眼瞳,有的隻是一片滲人的血紅,那紅芒幽冷詭異,嗜血駭人。

他們周身煞氣瀰漫,一股股可怖而詭異的黑氣,密佈他們周身,紅衣黑氣纏繞在一起,宛如鬼域中的嗜血修羅!

納蘭淩羽被這些玄陰死士阻撓,一時間根本衝不過去,而任滄浪、雲笙幾小隻亦是被一些玄陰死士給纏住了。

萬老雙眸幽冷如嗜血吃人的魔頭,他眼裡閃爍著幽幽冷意,眸底深處的殺意如遠古野獸一般,瘋狂湧出,他周身氣息更是陰冷無比,恨不得將顧雲初拆吃入腹一般。

“臭丫頭,你竟敢壞我的好事!我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還要將你煉成玄陰死士,供我驅使!”

他冷哼一聲,執著拂塵的右手用力,隻見拂塵上光芒湧動,束著顧雲初的拂塵瞬間便緊了幾分,顧雲初臉色一白,隻覺胸腔被勒得變形,呼吸困難,麵色青紫。

萬老抬起左手,左手彎曲,手指成爪,就朝顧雲初的胸膛狠狠抓來,手掌上靈力狂湧,好似要一爪抓破顧雲初的心臟!

“哧!”

就在他的手掌即將抓破顧雲初的胸膛時,隻見一股炙熱而又幽冷的火焰從顧雲初身上湧出。

空氣中的溫度陡然升高,熱浪襲人!

熾熱的火焰猶如一條火龍襲捲而出,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嘯,瞬間便襲捲上了萬老的整個左手!

萬老猝不及防,一時間躲避不及,他的手掌被那股暗黑紅色又帶泛著冷白光芒的火焰給燒傷了,劇烈的疼痛自手掌心中蔓延而來,順著他的手腕一直朝他的胳膊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