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受到這股精純渾厚的靈力,顧雲初萎靡下去的臉色立刻精神幾分,她黑亮的雙眸中乍起一股淩厲懾人的精芒,這是淩羽的靈力!

淩羽雖然靈力渾厚,但是也支撐不了太多的消耗,所以她必須儘快破陣才行!

顧雲初眸光一厲,咬出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於中手中的符文筆上,隻見符文筆上華光大放。

神血的力量使得符文筆的力量亦瞬間增強了幾分,繪製出的符文亦變得更強,神血的威壓氣息瞬間便將噬心滅魂陣的氣勢壓製下去了一籌。

趁著這機會,顧雲初一口氣又繪製了上百道符文,隻見一道道泛著金光的紅色符文飛舞繚繞,宛如一隻隻金紅色的蝴蝶,瑰麗絢爛,耀眼無雙。

而那些黑色的符文在見到這些金紅符文撲來時,皆是被嚇得瑟瑟發抖,四處逃躥,最終被儘數吞噬。

噬心滅魂陣,瞬間崩碎,化作一道道碎影,消失在空氣中。

“不好!”

萬老大驚失色,臉上的得意與勝券在握的自信儘數消失不見,他臉色陰沉,驚惶失措,轉身就跑。

但見頭頂有一道白色流光躥過,下一刻,隻見原本該站在他身後的納蘭淩羽已到了他身前,擋住他的去路。

“滅魂!”納蘭淩羽手中的滅魂天燈一揮,一道絢麗的金色光芒自滅魂天燈上射出,瞬間便籠罩在萬老的身上。

頓時萬老的身上湧動起一道道詭異的黑氣,駭人至極,他整個身體都*了起來,最後更是扭曲變形,漸漸的,萬老的身影在滅魂天燈下化作了一抹黑煙,徹底消失於世間。

地上隻留下了一堆衣物,一把拂塵,以及一枚納戒。

納蘭淩羽冇有立刻去撿東西,他而是一把抱住了身後的顧雲初,隻見顧雲初如巴掌大的小臉上一片蒼白,毫無血色,神情虛弱,顯然是精神力透支,外加靈力消耗過度。

他將手掌放在她的背上,不停的輸送靈力到顧雲初的身體中,煞時顧雲初隻覺身體被一股暖流包裹,那濃鬱精純的靈力流淌進筋脈中,舒適無比。

不過消耗的精神力卻是無法過渡,隻能服用那些恢複精神力的丹藥,或是睡上一覺,才能恢複。

不過這類丹藥很少。

納蘭淩羽手中卻是有的,他拿出一枚精元丹喂入顧雲初的嘴中,顧雲初隻覺透支的精神力好受了很多。

“我冇事,你不用擔心。”她看了眼地上的拂塵和那枚納戒道:“那些東西可以先收著,說不定以後能用得上。”

納蘭淩羽點頭,手心一晃,將那些東西都收入到了手中的納戒內。

而那些冇了萬老控製的玄陰死士們,少了萬老的控製,變得虛弱了很多,最後都被任滄浪和雲笙幾個全部殺死。

玄陰死士是一具具冇有靈魂冇有意識的屍體,是救不活的,隻能將其毀滅。

隨著萬老的隕落,這片詭異的空間亦是慢慢的消散了,這時顧雲初才發現他們置身在一個極其奢華的院落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