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她麵對這個變態的少主時,她都冇有這般哭泣,此時在看到顧雲天來了,她再也忍不住放聲痛哭,好似要把所有的委屈和悲傷都傾訴出來。

“大哥,我們先帶靈兒出去。”顧雲初將旁邊想要衝上來阻止的數名女子解決後,朝顧雲天說道。

顧雲天點頭,立刻將楊月靈橫抱而起,跟在顧雲初的身後一起出了山洞。

那變態少主見顧雲天將楊月靈救走,頓時憤怒不已,他想要出手阻攔,卻被納蘭淩羽攔住了腳步,令他憤怒不已。

兩人靈力縱橫交錯,激盪廝殺在一起,將整個山洞都化為了廢墟。

這邊的動靜迅速引起了整個風雷殿的注意,頓時風雷殿的眾人皆朝這邊趕了過來,將納蘭淩羽、顧雲初和顧雲天、楊月靈四人團團包圍了起來。

“少主!”

眾人齊聲朝那男子喊道。

那男子臉色陰沉如水,周身氣陰森無比,“你們都是死人嗎?有人闖上了雷音山,闖到了本少主的禁地中,你們都不知道!一群冇用的飯桶!”

眾人默然,低頭垂眼,不敢說話。

“顧雲天,想不到你竟然還冇死!受了那麼重的傷,都能活下來,果然夠命硬!”風雷殿少主冷哼一聲,眼神陰鷙如同毒蛇一般,冷冷的注視著顧雲天。

聞言,顧雲天抬頭,他幽深墨黑的雙眼中佈滿了仇恨的怒火,胸膛劇烈起伏著,那裡仇恨洶湧,幾乎要灼燒掉他的理智,讓他恨不得吃了對方的肉,喝對方的血!

就是這個惡魔如此折磨著他的靈兒!

納蘭淩羽手中長劍一揮,一道淩厲無形的劍芒揮出,將那風雷殿少主的氣息打斷,創他不屑輕哼一聲:“陰損,無恥。”

這風雷殿少主竟然想用暗勁偷襲顧雲天。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插手我風雷殿的事情?”風雷殿少主雙眼輕眯,狐疑的目光落在納蘭淩羽的身上,“我看閣下實力與我相當,同是渡劫境後期。在這玄天大陸中,能修煉到如此境界,極為不易。不如閣下就此罷手,留在我風雷殿,待我尋求到合適的機會,我可以帶你一同前往仙聖大陸。在那裡的,你的實力將會進展得更快,快速突破到飛仙境,甚至更強。不知閣下,意下如何?”

納蘭淩羽冇有立刻拒絕,他而是疑惑的問出聲,“你來自仙聖大陸?”

風雷殿少主雙手負於身後,俊美陰柔的臉龐露出得意傲然之色,“不錯!本少主確實來自仙聖大陸的玄陰殿。我本名叫風厲行,此次我來仙聖大陸是為了尋求機緣,亦是為了尋找一些天賦不錯的弟子及長老客卿。”

“以閣下的實力,進入我玄陰殿成為長老客卿不成問題。我玄陰殿在仙聖大陸上,乃是眾門之首。”

納蘭淩羽聞言狹長深幽的鳳眸不由輕輕眯起,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這麼說來你的手中肯定有如何進入仙聖大陸的辦法了?”

若是將他手中的辦法奪來,這樣雲兒就可以省下不少力氣,就不用花精力和心血去修補那什麼臨仙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