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利用神血,將洗涮過的筋脈與骨骼滋養一番,壯大筋脈與骨骼,如此一番下來,顧雲初明顯感覺到她體內的筋脈與骨骼中帶上了一絲絲微弱的電流。

這便是雷劫之力!

在以後的戰鬥中,應該可以發揮出不小的威力。

四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顧雲初做出這種*的舉動,氣得瞪眼,卻又無可奈何。

成功順利渡劫,顧雲初的實力亦從出竅境大圓滿晉升到了分神境初期。

濃鬱的靈氣在她周繚繞,一身黑色的衣裙無風自動,三千青絲輕揚,將她白皙清美的臉龐映襯得更加瀲灩無雙,明豔璀璨。

“現在你們可以安心去死了,我會記得你們為我做出的貢獻的。”

性感殷紅的薄唇輕啟,清冷無情的聲線自她嗓間溢位,宛如暗夜中的修羅,不帶一絲感情。

下一刻,她身形一晃,手中的鳳鳴劍狠狠劃出。

潦黑濃鬱的夜色,寒芒乍起,血花飛濺,揚起一串串炙熱滾燙的血花。

那四名風雷殿長老不甘的瞪大了眼睛,直至死仍舊不解,他們怎麼就成了劍下亡魂,還是死得如此淒慘。

顧雲初抬手抹去臉上的汗水,她感受到懷中因為精神力消耗過度而徹底沉睡過去的雲夢,意念一動,將雲夢收入了乾坤玉空間中。

若不是有雲夢的幫助,她亦不可能戰勝得如輕鬆,說起來好在有雲夢的幫助呢。

顧雲初腳下步法展開,加入了顧雲天、楊月靈的戰鬥圈中。

顧雲天和楊月靈竟顧雲初不但殺了四名合體境的長老,還順利晉級到分神境,皆是驚喜不已,士氣大陣,下手更不留情。

而另一邊,納蘭淩羽與那名風雷殿少主風厲行的戰鬥同樣進行得十分火熱,兩人身法速度極快,在數座青山間飛掠,時而掠上半空,時而落入山林,一座座山頭在二人的力量間被毀得一片狼藉。

最終,兩人在過招了幾百招之後,風厲行敗下陣來,被納蘭淩羽一掌狠狠的劈入到了一座山坡中,砸出一道人形巨坑。

瞬間塵土飛揚,遮天蔽日。

待煙塵散儘,隻見那人形巨坑中,已經不見了那風厲行的身影。

下一刻,風厲行,竟然出現在了天橋的崖邊。

他臉色慘白如紙,嘴角掛著一抹殷紅的血跡,雙眸陰冷如寒潭,猙獰可怖,眼底深處湧動著滔天怒火,“你們如此毀我的風雷殿,殺我座下長老,今日我要你們統統死無葬身之地!”

突然,他彎起一指,放在唇邊吹奏了起來。

煞時,一陣詭異尖銳的樂聲自他唇間溢位,在這濃鬱的夜色中宛如淒厲的鬼哭狼嚎,無比滲人。

“轟隆……”

一聲悶響。

瞬間,好似地震了一般,整個山崖都震動了起來,地動山搖。

“咕嚕咕嚕……”

一串水花自那片雷海水潭中升起,緊隨著一股磅礴浩蕩夾雜著遠古氣息的駭人力量亦自那雷海水潭中湧出。

顧雲初麵色一變,她潦黑的瞳眸中露出警惕戒備之色,鎖定在那片雷海水潭中。

納蘭淩羽飛掠而至,落在她身側,他俊美如斯的臉龐上佈滿了凝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