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說太子妃長得極其漂亮呢……

聽說太子妃的實力也很強……

聽說太子妃還是個丹藥師……

總之,無妄城這邊同樣很熱鬨。

納蘭長風一早就派人城外等著了,負責來接人的小桂子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他一身大紅色的宮裝將他那白皙的臉龐都襯得嬌媚了幾分,就像是一朵燦爛的雛菊。

喜轎一路順利的進了皇宮,宮門前的廣場兩旁是穿戴整齊的文武百官,以及宮女太監,跪了一地。

在宮門前,喜轎便停了下來,納蘭淩羽自喜轎上走下,他眉眼含笑的回身看向喜轎上的少女朝她伸出了手,“娘子。”

顧雲初起身彎腰,將皓白*的手掌搭在他的手上,在他的攙扶下緩緩的自喜轎上走下。

大紅色的鳳袍猶如一隻展翅欲飛的火鳳族擁著她,烏黑濃密的墨發高高挽起,頭上戴著大氣精美的鳳冠,金色的步搖隨著她行走間輕輕搖曳,發出叮嚀悅耳之聲,猶如天籟。

落日黃昏,萬裡穹宇上流霞飛掠,半邊天際被火紅的夕陽映照得同火焰一般,絢麗萬端。

新人攜手漫步於紅毯上,二人的身姿在暖黃色的夕陽中,彷彿被鍍上了一層金色。

納蘭長風早就等在了最高的白玉階上,他一臉笑容的看著攜手而來的納蘭淩羽和顧雲初的二人。

除了納蘭長風之外,仙絡峰的納蘭一族也基本上都來了,由納蘭舜帶頭,更是送來了隆重的賀禮。

扶海之地是玄天大陸上至強的勢力存在,因為納蘭一族的祝賀,也使得整個無妄帝國水漲船高,其他三國瑟瑟發抖,萬不敢生出任何其他的心思。

當晚整個無妄皇宮中燈火通明,熱鬨無比,擺宴三天,大赦天下。

-

豪華典雅的寢殿內,被佈置成了一片喜慶洋洋的紅色。

紅色紗幔在紅燭的瑩光輕輕舞動,燭光搖曳,滿室旖旎。

婢女與喜婆在完成了禮儀之後,便都退了下去,此刻房間內便隻剩下了顧雲初與納蘭淩羽二人。

納蘭淩羽走上前,輕輕的挑起顧雲初頭上的喜帕。

昏暗的燭光輕輕跳動,暗香浮動。

納蘭淩羽望著顧雲初那絕美的盛世容顏,微微發怔。

縱使他早就熟悉了雲兒的容貌,但這一刻還是被雲兒給驚豔到了,雲兒的容顏很美,而且是那種超級耐看的類型,怎麼看都不會看膩,反而會越看越美。

少女低眼垂眸,神色嬌羞如含苞待放的花兒,無疑是絕美的驚豔的,刹那間芳華絕世,灼灼瀲灩,無人可及,如驚鴻一瞥,似曇花一現,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間,成為永恒的記憶。

“娘子……”

納蘭淩羽喉結滾動,一股邪火自小腹下躥起。

女子膚如凝脂,五官精緻絕美,因為化了妝的原因,今晚的她顯得格外嬌豔嫵媚,瓊鼻朱唇,玉指如蔥交疊於身前,如輕雲蔽月,出水芙蓉,明豔動人。

聽到聲音,顧雲初抬起頭來,一雙墨黑的鳳眸猶如九天星辰,囊括萬千星河,“淩羽。”

“叫夫君。”納蘭淩羽握住她的手,在她身旁坐了下來,他狹長如星的雙眸緊緊的鎖定在她的身上,眼裡佈滿了萬千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