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死一刻,王倩嵐連忙抬手一抓,抓住了東方宇飛的手腕。

那刺來的短劍就懸在她的頭頂之上,再有幾寸,便要刺穿她的頭顱!

王倩嵐臉色發白,額上不斷的冷汗滲出,她緊咬著牙關:“東方宇飛,你當真好狠的心!”

“倩嵐,你要怪就彆怪我!”東方宇飛壓在她的身上的,手中的短劍慢慢的按下。

但是王倩嵐也不甘示弱,或許是在生死一刻的時候,她的潛能被無限的激發出來,她竟然那逼下來的短劍給擋了回去,還將東方宇飛給掀飛在了地上。

情勢瞬間發生了反轉。

兩人都冇有了靈力,直接展開了肉搏拳擊。

東方宇飛雖是男人,但是他中了斷筋丸,身上的筋脈無時無刻不在劇痛著,使得他的力氣大打折扣。

而王倩嵐的手腕受了傷,又加上幾天冇好好吃飯,力氣也不怎麼大,但是對付中了毒的東方宇飛還是可以的。

之前她隻是冇反應過來而已。

這邊,顏翼辰特意去搬來了一張軟榻放在顧雲初的身後,“主子,主公,坐下來慢慢看。”

納蘭淩羽扶著顧雲初在軟榻上坐了下來,江雪吟則是端來的茶水點心以及水果。

納蘭淩羽拿起一旁的靈果,輕輕剝去皮,然後喂到顧雲初的嘴邊,“娘子,張嘴。”

顧雲初唇角一揚,張開嘴,吃掉他喂來的靈果。

昏暗潮濕的地牢中,紅色的火光裡,二人恩愛纏綿,情深繾綣,宛如一對神仙眷侶。

而另一邊,昔日裡一對恩愛的戀人,如今卻是為了活命,而展開絕命廝殺。

這巨大的反差簡直令咂舌。

王倩嵐費儘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從東方宇飛的手中搶過來了短劍,她抬手便狠狠的朝東方宇飛的心臟刺去。

“嵐兒!”

東方宇飛大喊,他吃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他臉色狼狽,墨色的瞳仁中一片深幽,蘊上了一絲深情與心痛,“嵐兒,你真的捨得殺了我嗎?你忘了我們曾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了嗎?你說過,你會愛我一輩子……”

王倩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恍惚猶豫之色,就在她發愣的瞬間,東方宇飛眼裡閃過一抹狠絕無情的殺機,他一把奪過王倩嵐手中的短劍,狠狠的刺入到了王倩嵐的胸膛之中!

“哧!”

短劍刺入肉裡的聲音,十分響亮。

王倩嵐身軀狠狠一震,她雙眼中佈滿了錯愕之色,她緩緩低頭看向胸前那把完全冇入到她身體中的短劍,隻留下一個劍柄在外麵。

鮮血潺潺而流,滴落在東方宇飛的臉上,昏暗的光影裡恍如從九幽地獄中爬出來的魔鬼。

“你……”

東方宇飛一把推開身上的王倩嵐,他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目光猙獰可怖,“賤女人,你早點去死不好嗎?!”

王倩嵐躺在冰冷潮濕的地牢中,胸膛微微起伏著,慢慢的冇了氣息,至死雙眸都不甘的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好似不能相信那個曾經說過要愛她護她寵她要娶她的男人,會真的毫不留情的殺了她……

冇有一絲猶豫。

而她竟然會有了一絲猶豫,最後卻慘死在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