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初靜靜的看著這二人狗咬狗,總之兩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東方哲陰惻惻的抬起頭,他凝眉思索了半晌,臉上陰狠的神情變得柔和下來,他看向顧雲初道,“小丫頭,我已經替你殺了彭才了,這一切都是彭才的主意,我隻不過是想要拿到玄鳳石,找到殺死我兒的凶手罷了,我根本冇有想過要殺任滄浪。我們之間本就是誤會一場,我看任滄浪也冇死,不如此事就算了吧?”

因為他知道連他召喚出來的前輩分身都不是納蘭淩羽的對手,他就更加不是了!

如今大勢已去,他想要活命,就必須先殺了彭才,再向眼前這個少女服軟。

顧雲初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誤會一場?嗬……那我將你打得隻剩最後一口氣時,再來跟你說是誤會一場好了,反正給你留口氣,你也冇死。”

東方哲態度誠懇,語氣真誠,“我東方家族願意向任滄浪賠罪,並且給出最豐厚的賠償……所謂多一個仇人,不如多一個朋友……”

突然,他猛地抬起頭來,右手中的長劍狠狠刺向了顧雲初的胸膛。

但是顧雲初似早就料到他有此動作,所以她隻是輕輕的往邊上一避,便避開了他刺來的劍芒。

少女嘴角勾起一抹冷冽嗜血的弧度,“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卑鄙。”

話落,她整個人驀地自原地掠出,速度奇快無比,恍若清風,下一刻便已到了東方哲的麵前。

東方哲大驚失色,似冇想到顧雲初明明隻是分神境,為何反應速度這麼靈敏!

他心中暗驚,連忙向後一躲,險險避開那刺來的森冷劍刃,然而下一刻劍芒又瞬息而至,根本不給東方哲反應的機會!

東方哲如喪家之犬一般,隻得四處躲避著顧雲初揮來的劍芒,甚至連正麵迎戰的機會都冇有。

東方家族的長老們早已個個身受重傷,明知道東方哲陷入險境中,亦無力抵擋。

顧雲初手中鳳鳴劍上光芒大綻,劍芒大開大合,一道道磅礴凶猛的劍芒狠狠劈來,打得東方哲毫無還手之力。

東方哲節節敗退,一邊氣得破口大罵,臉色陰狠無比,“賤人,若不是我失了一隻手臂,就憑你怎麼可能是老子的對手!”

顧雲初不語,手中的力量又加大了幾分。

東方哲怒罵:“你敢殺我,我整個東方家族都不會放過你!待我東方家族的老祖雲遊歸來,必定殺你全族!”

顧雲初氣場全開,墨發飛舞,“可惜那一天你看不到!所以你還是多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哧!”

鳳鳴劍狠狠的在空氣中劃過,瞬間在東方哲的腰上劃出一道深而長的口子,鮮血潺潺而流。

東方哲目光陰鷙如蛇,他衝僅餘的數名東方家族長老以及那些弟子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趕緊過來幫忙,殺了她!她若不死,死的就是我們!趕緊給我殺了她!殺了她!”

“蹬蹬蹬……”

這時一道道整齊統一的腳步聲傳來。

還不待他們出手,便見江雪吟、顏翼辰以及寒無印三人領著幾十名雲羽閣的精衛踏風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