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蘇星瑤抱緊了懷中的小吞岩獸,一邊輕輕撫摸著它的頭,興奮道:“這麼說來,吞岩獸是帶我們來尋找炎皇令來了?”

小吞岩獸窩在蘇星瑤的懷中睡得十分香甜,甚至還打起了小鼾。

“極有可能。”

慕啟英笑道。

吞岩獸往洞中而去,顧雲初抬步跟上。

到了洞中之後,顧雲初一眼便看到了洞中央的一塊巨石上,擺放著八塊炎皇令。

隨後跟來的蘇鈺、蘇星瑤、慕啟英三人也瞧見了,三人大喜過望,忍不住激動的喊出聲:“炎皇令!”

“還是八塊炎皇令!”

蘇鈺亦是激動得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加上我們手中找到的兩塊,如此一來,我們便有十塊炎皇令了!這第一名,我們是拿定了!”

蘇星瑤激動得差點就蹦起來了,不停的歡呼著。

吞岩獸上前將八塊令牌捧在爪子中,而後神色恭敬的拿到顧雲初的麵前,示意送給她。

顧雲初的臉上漫開了一抹笑容,“謝謝你,這份禮物,我很喜歡。”

伸手接過炎皇令,儘數收入手中的納戒中,而後抬手摸了摸吞岩獸的腦袋。

蘇星瑤:“這吞岩獸也太有愛了!前麵給我們報酬,現在又幫我們找到這麼多的炎皇令!”

蘇鈺神色放鬆下來,俊朗溫潤的臉龐上佈滿了笑容,“既然我們手中已有這麼多的炎皇令,晚上我們就不用繼續尋找了,大家都在這山洞中休息一晚吧。”

蘇星瑤俏皮一笑:“好呀好呀,我想吃烤肉,還想喝酒!”

“行,都依你。”

蘇鈺寵溺的看著她,又看向顧雲初:“顧姑娘,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

顧雲初倒是冇有什麼要求,出門曆練的時候,她向來不挑嘴,但要是在城中,嘴巴就會挑剔些。

蘇鈺和慕啟英去山洞外準備吃食去了,約摸一個時辰之後,便烤好了肉,還備好了靈酒。

四人圍坐在篝火旁,吃著烤肉,喝著靈酒好不快哉,就連小吞岩獸也趴在一旁抱著一碗靈酒,慢慢的舌忝著。

大吞岩獸則是抱著一塊大烤肉吃著,吃得不亦樂乎。

正在這和諧氛圍下,突然一道銀色的流光劃破夜色而來,帶著淩厲懾人的殺氣,直奔顧雲初的麵門而來。

就在這流光即將刺到顧雲初的麵前時,突然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給彈了開去,那淩厲凶猛的流光一下子彈到了地麵上,清亮的月色下依稀可以看出劈出了一個深而長的土坑,揚起漫天塵土。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令蘇鈺三人皆是臉色大變,一個個立刻扔掉了手中的靈酒和烤肉,召喚出靈劍,目光四顧,神情警惕,如臨大敵。

就連吞岩獸也立刻扔掉了酒肉,站了起來,仰天怒吼、咆哮著。

“有人來了!”

蘇鈺沉著臉。

剛纔是他們大意了!竟然隻顧著吃肉喝酒去了,忘了這試練空間中還會有其他的成員,隻能說是找到炎皇令的過程太順利了,以至於忘了危險無處不在。

顧雲初則是一臉淡然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裙襬上的灰塵,她輕抬下齶,轉身看向身後濃鬱深沉的夜色,緩緩勾唇:“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