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26章

炎靈之境【66】

顧雲初見雲夢一副自責無比的神態,柔聲安慰道:“無事,此次時間倉促,加之我孃親病情未愈,無法探查清楚實屬正常。”

話未如此,但顧雲初眉頭緊蹙,並冇有因此放鬆下來。

納蘭淩羽知曉她的心思,便推測道:“早前聽聞啟英大哥說過嶽父與嶽母之間的故事,他們一同經曆生死,不離不棄,又怎會輕易背叛?或許這其中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再者,如果孤風真的與嶽母情投意合,又何必將嶽母囚禁於此?此記憶定有蹊蹺,說不定嶽母神誌不清,與此事也有關聯。”

聽納蘭淩羽這麼一剖析,顧雲初頓時覺得十分在理,之前是她關心則亂了。

“一切真相,等我孃親神識治癒後,便會知曉。唯今之計是找到墮仙花這種毒草,我才能對症研製解藥。淩羽,明日我便找孤風,以尋找雪靈草和銀龍骨為由,讓他送你下山。”

納蘭淩羽點頭,對此表示無異議。

次日一早,顧雲初再次為薑芮柔鍼灸了之後,又詢問了一下藥材收集的情況,在得到雪靈草和銀龍骨還未收集齊全後,顧雲初對孤風道,說是讓她的徒弟去幫忙尋找,或許會快些。

冇想到孤風很爽快的便答應了,並派了十二使徒之一的楊使徒與數十名隕星閣弟子一同前往尋找。

顧雲初知道這實則是孤風讓他們尋找藥材的同時,順便暗中監視淩羽,不過以淩羽的實力和才智,想要脫身,應該不是難事……

今日是第三日鍼灸,薑芮柔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不少,隻不要提及以前的事情,瘋症便不會發作,她性格溫婉如水,相處下來令人覺得十分舒坦,輕鬆自在。

除了鍼灸之外,顧雲初也會親自熬一些固元培本、蘊養神魂的湯藥來親自喂薑芮柔服下,薑芮柔的臉色也較之前好了不少。

時間一晃,眨眼間七日時光便過去了,顧雲初心中有些擔憂,過去了這麼久的時間,也不知道淩羽那邊如何了,有冇有找到墮仙花?

這七日裡,孤風隻要一得了空,便會來陪薑芮柔,而他不在的時候,便讓顧雲初在此陪著。

顧雲初日日夜夜陪她下棋,彈琴,烹茶,作畫,原本性情沉悶寡言的薑芮柔漸漸變得開朗了不少,臉上也偶爾會浮現些許笑容,這讓孤風對顧雲初更加的信任無比。

這日,顧雲初如往常般正在為薑芮柔鍼灸的時候,突然空氣一陣輕輕波動,一道黑色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寢殿。

一柄泛著銀光、寒氣森然的利劍抵在了她脖頸間,一股森寒的殺氣自那利劍上散發而出,瀰漫在空氣中,令顧雲初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不許出聲,否則我殺了你。”

身後響起一道男子陌生而冰冷的聲音,似帶著無儘的寒意與殺氣。

顧雲初身子站得筆直,猶如一株清竹,傲然而立,“你不是隕星閣的人?”

說話間,她輕輕側首看向眼前之人,但見對方身著一身黑色的長袍,臉上帶著一塊半月形的黑色麵具,隻遮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其額頭與下巴俱是露在外麵,隱約看去竟是有一分熟悉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