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67章

生死之戰【12】

薑芮柔唇邊亦染上了一抹淺笑,她神色溫柔的看著顧雲初道:“他欠了我們一家三口的,若是能用這隕星閣來抵賬,也是極為不錯的。”

說罷,她抬起頭來看向對麵的孤風,冷聲道:“我們想要的東西,會自己爭取,不需要你用這些來誘惑。”

孤風雙眼一眯,眼裡似有受傷之色,“你要搶我的隕星閣?柔兒,你何必如此呢,你若想要,大可以直接跟我說,我可以拱將這隕星閣送予你!就算你想要成為整個仙聖大陸的主宰,我亦會拚了命的去為你完成!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意!”

“虛情假意!”薑芮柔不屑冷哼一聲,手中的長劍再一次揚起,指向對麵的孤風,“不用假裝仁慈手下留情,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

話落,薑芮柔身形一動,對著孤風衝了過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顧雲初往乾坤玉空間中傳音,“爹,該你出場了!”

空氣一陣波動,一道修長冷酷的黑色身影驟然出現在空氣中,化作一抹殘影急速朝在孤風衝了過去,冷冽的銀光在空氣中劃過一道凜冽的寒光。

孤風的注意力幾乎都在薑芮柔的身上,因此突然有人出現突然偷襲,他一時不察,被慕無塵一劍刺穿了肩膀,鮮血刹時便湧了出來,他卻似感覺不到疼痛一般,目光震驚的望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影。

“慕無塵?!”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你不是……”

慕無塵一手持著一柄黑色的鐵劍,劍身之上隱有黑氣繚繞,懾人無比,他目光冷冽如雪的望著孤風,唇角勾起一抹肆意冰冷的弧度:“我不是什麼?已經掉下惡靈淵,粉身碎骨,靈魂俱滅嗎?”

“隻可惜,我大難不死!活著回來了!!”

慕無塵手中的劍猝然拔出,再次狠狠刺進孤風的胸膛間,孤風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整個人靈氣在慢慢的潰散,他驚駭欲絕的抬起頭,“你的劍為何能吞噬我的靈力……你這是什麼劍?”

“誅邪劍!這是我的惡靈淵中凝練出的誅邪劍,可誅滅萬鬼,誅儘世間之惡!”慕無塵冷聲道。

而薑芮柔亦從另一邊刺穿了孤風的身體。

“噗!”

孤風雙腿一軟,身子無力的跪倒在了地上,身體上的疼痛卻永遠都比不過心裡的痛。

因為其中有一劍是柔兒親手刺的!

薑芮柔目光冰冷的望著他,毫不留情的抽出手中的長劍,鮮血刹時噴湧而出,血流如注。

慕無塵亦是毫不猶豫的抽出了誅邪劍。

兩個巨大的血窟窿從孤風的身上不停的冒著鮮血,觸目驚心。

“閣主!!”

柳笙嘶聲大喊,悲慟欲絕。

她高聲哭喊著,一步一步朝孤風爬了過去,地上被她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她一身狼狽的爬到孤風的麵前,抱住他的頭,“閣主,閣主!”

孤風恍若未聞,隻雙眼絕望而悲傷的望著薑芮柔,試圖在她的眼裡看到一絲後悔,或是心疼,可惜薑芮柔連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就像是低到塵埃中的一朵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