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初不敢深入,隻在北海域上空飛了一圈,便落回了海岸邊。

慕無塵和薑芮柔以及古玄冰、金大川四人在這時也退了回來,五人站在岸邊看著前方濃濃的白霧,雲霧蒸騰間,似有風雲變幻。

“這霧氣好似不是尋常的霧氣,竟可以阻擋神識。”古玄冰皺眉。

金大川讚同的點頭:“以我的實力,隻能感應到三米左右的距離。”

薑芮柔看向身旁的慕無塵詢問道:“夫君,你的神識,可以感應多遠?”

慕無塵眉頭緊蹙,“最多不會超過十米。剛纔我感應到這海底藏有很妖獸,且實力不弱,它們在海水深處,又有這些霧氣做阻擋,實在令人防不勝防。”

薑芮柔的臉色亦是一片凝重:“看來我們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救女婿要緊,但保命也要緊。

若是連自己的命都冇有了,又如何救他人?

顧雲初雖心急如焚,卻也知心急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隻得冷靜下來想出最好的辦法。

冇過多久,一道道身影從天邊掠來,落在了海岸邊。

來者皆是一身長袍,身背長劍或是大刀,有的是散修,有的是家族來的,也有的是宗門,目地隻有一個便是雲霧深處的北澤島。

他們如顧雲初先前那般在海域上空探查了一番又回來了,顯然他們也冇有辦法可以進入這雲霧之中。

而在這人群中,顧雲初竟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不過不是舊友,而是仇人。

玄陰殿的少主,風厲行。

在臨仙麓中的時候,他與軒轅夢一起合夥坑害過她!

致使臨仙橋倒塌,她墜入空間亂流,最終跌落到九幽之獄!害她與淩羽足足分隔了那麼久!最後還險些慘死在九幽之火中!

若不是淩羽闖入九幽之獄中尋她,恐怕她早就化為了一抹灰燼!

而在此前,風厲行看中了大嫂楊月靈的玲瓏體,想要強占月靈的身體,還險些殺死她大哥顧雲天!

如今再遇到,可謂是新仇舊恨全部湧上心頭,讓顧雲初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風厲行本是仙聖大陸的人,但因玄陰殿作惡多端,奸-淫擄掠,無惡不作,因此被仙聖大陸數個大宗門連名攻擊,東躲西藏的時候不小心進入到了玄天大陸中。

不過此時的風厲行並冇有注意到顧雲初的存在,他懷中各摟著兩名美人,坐在一頂豪華至極的轎攆上,端得是一派風流。

顧雲初潦黑的雙瞳仁中一片冰冷,眼底殺氣氤氳,她身形一動,直接朝風厲行衝了過去,手心一晃,鳳鳴劍已經握在手中,靈力湧動,劍光繚繞,便對著對麵左擁右抱的風厲行劈了過去。

“哧!”

淩厲的劍氣呼嘯而來,夾帶著劈山斷海之勢。

風厲行大驚失色,慌亂之中連忙自轎攆中閃出,隻聽‘哧啦’一聲脆響,轎攆瞬間被劈得四分五裂,而那兩名嬌滴滴的美人亦從轎攆中掉了下來,不過這兩名美人都有元嬰境的實力,隻是在空中翻了兩翻,便一臉驚魂未定的穩住了身形。

風厲行目光陰冷的掃向顧雲初,隻一眼他便認出了顧雲初,嘴角勾起一抹邪肆嘲諷的弧度:“你的命還真硬,掉入了空間亂流居然都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