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擎天巨劍之下,是千千萬萬的劍芒如雨滴從天而降,密密麻麻,恐怖無比。

不行!

她必須想辦法化解這一劍!

否則,他們會全部在此被灰飛煙滅!

可是,她要如何做,才能化解這一場危機?

論實力,她抵抗不了這道擎天巨劍。

說陣法,她如何才能移動九天之上的星辰?

顧雲初雙眉緊緊皺起,黑亮的雙眼中湧動著思索的光芒,普通的靈力肯定不行,不知道天道之力是否有用?

“星瑤,你還能堅持嗎?”顧雲初望向蘇星瑤問道。

蘇星瑤點頭,雙眼中湧動著堅定的光芒,整個人如同一棵青鬆,堅定不移,“雲初姐,你放心吧!我可以的!”

“好!那你再為我護法。”顧雲初囑咐道,同時她朝風厲行的眉心中投入了一縷神識,順道解開了風厲行體內的封印,恢複了他的實力。

隻見原本神情呆滯如同一尊雕塑的風厲行,站起身來,對著顧雲初恭敬無比的拱手一禮,“主人,有何吩咐?”

“為我護法,保護好星瑤。”顧雲初冷聲吩咐道。

“是,主人。”風厲行恭敬點頭,冇有一絲其他的雜念。

蘇星瑤詫異的眨了眨眼睛,剛纔這人不是還一副奸詐狡猾的模樣,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聽話了?

不管了,雲初姐這麼安排,定有雲初姐的道理。

顧雲初重新閉上了眼睛,雙手捏訣,不斷變化著各種複雜的手勢,一道無形的力量自她周身瀰漫而出,朝蒼穹而去。

蘇星瑤再次護在了顧雲初身側,清美白皙的臉龐上一片視死如歸之色,無怨無悔。

無儘的黑夜之中,顧雲初的神識來到了浩蕩深邃的星空之中,她圍著周天星辰飛了一圈,仔細觀察了半晌後,最後選中了東方位上的一顆星辰,而後試著用天道之力去移動它。

在顧雲初嘗試了數十次之後,終於成功了!

那顆星辰在顧雲初的天道之力下被移動了一絲,雖然隻有一絲,卻令顧雲初欣喜無比,證明天道之力對這些星辰之力是有用的!

但是下方的北海域上情況十分的不樂觀,慕無塵、薑芮柔幾人苦苦支撐著,蘇星瑤和風厲行為了給顧雲初的身體護法,同樣受了不輕的傷。

顧雲初將下方的情況收入眼底,她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不行,她必須要加快速度才行!

但是移動一顆星辰是無比艱難的事情,此刻她體內天道之力消耗巨大,嚴重供給不足!

目前她還冇有研究出恢複天道之力的丹藥,以前天道之力消耗了後,一般過幾天時間會自動恢複,可是現在的她多等一刻鐘都等不了,更不要說等幾天了!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了!”顧雲初咬牙,她瘋狂的湧動著體內僅剩的天道之力,去移動那顆星辰。

而在北海域上空,守著顧雲初身體的蘇星瑤卻是一臉驚慌,失聲大喊:“雲初姐!雲初姐!”

隻見顧雲初的雙眼,雙耳,鼻子和嘴巴中都流出了鮮血,頭上髮髻散亂,一頭青絲如瀑隨風狂舞,在那狂風之中,她那一頭如黑緞般的青絲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白著!

慢慢的,慢慢的,她的皮膚開始迸裂,鮮血潺潺而流,染紅了她的衣裙,宛如暗夜中綻放的彼岸花,冷豔而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