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初的樣子將蘇星瑤嚇壞了,她臉上佈滿了驚恐之色,“雲初姐,你快醒醒!雲初姐!你不要再破陣了,你這樣下去會死的!你會死的!”

她淚流滿麵,想要阻止顧雲初,卻不知如何阻止,雲初的神識飛到了星辰之上,她的神識根本到不了那上空。

“星瑤,雲初怎麼了?”慕啟英察覺到這邊的情況後,他立刻用自己的本命仙器代替他在那裡支撐著,他自己則是身形一動,掠到了蘇星瑤和顧雲初的身邊。

當他看到顧雲初的情況,亦是大吃一驚,滿臉皆是駭然之色,“到底怎麼回事?”

蘇星瑤滿臉淚痕,她一邊哭著一邊搖頭:“我不知道雲初姐怎麼了,方纔她隻是說讓我替她護法,後來她就變成這樣子了。”

說著她抹了把臉上的淚痕,繼續說道,“但是我能感覺到她的神識不在體內,她的神識應該是進入了星辰大陣的上方,她說她要破陣。”

慕啟英抬頭望向九天之上的星辰,瞳孔驟然一縮,“上古星辰斬月大陣是由一百零八顆星辰組合而成,以此為陣。此陣強大無比,且十分凶險。以她的實力,根本破不了!”

當下慕啟英顧不得其他,他也立刻盤腿而坐,神識出體,向九天之上飛去。

遠遠的,他便看到了浮在星空上的那一抹身影,纖細清瘦,卻給人一種無窮的力量,彷彿支撐起了這片天空。

“妹妹!”

慕啟英大喊,他想要朝顧雲初衝過去,然而無形之中好似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將他拚命的往下壓,任憑他再怎麼努力,也到達不了更高的一個高度。

他知道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顧雲初的神識在天地之間的力量變得越來越透明。

“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妹妹出事!義父義母尋找了妹妹二十六年,如今義父義母才和妹妹團聚,我絕不能讓妹妹出事!更不能讓義母義母再次傷心!”慕啟英眼裡迸發出一股炙熱的戰意與堅定不屈的意誌。

他雙手捏訣,洶湧澎湃的靈力在他周身湧動著,一道彷彿來自意識深處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中衝出,這一刻,慕啟英隻覺自己好像變成了上古洪荒巨獸烈焰天麟,無數的火光在他周身湧動,隻見他沖天而起,瞬間便衝到了顧雲初的身旁。

慕啟英朝那顆星辰狠狠撞去!

顧雲初雙眼暴睜,“啟英大哥!”

“轟!”

隻聽一聲巨響,下一刻,慕啟英狠狠的撞擊在了那顆星辰之上,潦黑深邃的星空中頓時暴發出無儘的光芒,猶如十日當空。

凶猛淩亂的靈力在星空上爆發開來,肆意衝撞飛舞。

那顆星辰竟然被慕啟英的那一撞,微微顫抖了起來。

“妹妹,你快點破陣!我支撐不了太久的!”

茫茫的金光與火光裡傳出慕啟英的聲音。

“不……啟英大哥,你快點停下來!”狂風吹亂了顧雲初的眼眸,亦吹亂了她的心,她臉上佈滿了驚駭恐懼之色。

但是慕啟英並冇有停下來,而是一下一下的撞擊著那顆星辰,如蜉蝣撼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