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天後,顧雲初身體已完全複原,她不想再繼續呆在萬俟族中,便決定離開萬俟族,繼續尋找淩羽。

淩羽是她的愛人,是她的夫君,不管他在九天亦是九幽,她都會找到他!

就像當初他為了她義無反顧的隻身闖入九幽中一般!

慕無塵和薑芮柔聽到顧雲初的話,並未覺得詫異,若是雲兒不去尋找他,那纔是無情無義的表現!

“好!我與你一道去尋他!”薑芮柔道。

這段時間,薑芮柔經過休養,以及服下墮仙花煉製的丹藥後,神魂已經痊癒,並且因為神魂受傷而白的頭髮,也恢覆成了青絲。

倒是顧雲初變成了一頭銀髮,一頭絢麗的銀絲,令她絕美的容顏更加清冷,亦增添了三分邪魅,七分冷酷。

“孃親,我自己去尋他便可,你在這裡陪著爹爹。”

爹和娘好不容易纔相聚在一起,她怎麼可能讓爹孃再分開呢,那樣也太不孝了。

慕無塵不太放心,便讓古玄冰和金大川一起跟在顧雲初的身邊,再加上她身邊還有一個傀儡風厲行在,在仙聖大陸上,基本上是冇有什麼危險的。

至於他,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此次便冇有陪在顧雲初的身邊。

次日一早,顧雲初便帶著古玄冰、金大川、風厲行,與蘇鈺、蘇星瑤兄妹二人一同離開了萬俟族。

望著顧雲初一行人離去的身影,慕無塵輕輕歎了口氣,他狹長深幽的眼眸中漫上了一絲複雜之色。

“無塵,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還有很多事情冇和我說?”薑芮柔站在他身旁,一雙眸子直直的望著他,像是能望進人心裡深處一般。

慕無塵歎了口氣,點頭,“恩。”

薑芮柔問道:“事關於雲兒的?”

慕無塵再次點頭。

“是什麼事情?連我都不能說嗎?”薑芮柔雙眸中盈上了一層水霧,眼裡充斥著化不開的擔憂。

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家人總是不能團團圓圓的,總是這麼多磨難……

“柔兒,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現在告訴了你,就是害了你……”慕無塵的臉上露出糾結之色,雙眉緊鎖,讓他原本俊朗溫潤的臉龐似籠上了一層陰鬱之色。

“無塵,你忘了嗎?我們二人是夫妻,應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而不是大難臨頭各自飛。”薑芮柔握住她的手,清美溫婉的臉龐上露出無比堅定的神色。

慕無塵輕舒口氣,將她摟在懷中,“好。我告訴你……”

……

聽完慕無塵的話後,薑芮柔震驚得久久都不能回神。

原來雲兒她是數十萬年前,神界的四大天尊之一,隻是數十萬年前的一場變故,導致雲兒墮入了魔道,成為一代魔神,被神界圍剿,於是引發了數十萬年前的一場大戰。

在那場大戰中,雲兒不幸隕落。

“不管雲兒是什麼身份,她始終都是我的女兒!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薑芮柔袖下的手指緊緊握在了一起。

而且,她不相信雲兒是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魔神,屠儘一切的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