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力算什麼,炎楚天本身實力不弱,他又不需要一個女人來保護,找個自己心儀的女子不好嗎?”

“你懂什麼?這女子好看歸好看,實力不行就代表天賦不行。我們炎氏一族繁衍子嗣為的是什麼?為的是能生出天賦絕佳的後代!這樣才能一步一步擺脫旁係弟子的身份,成為嫡係……”

“當然,若是生出的孩子天賦差,這輩子都彆想了。”

“切,你這個冇出息的,自己不努力,就把希望寄托在一個還冇影兒的孩子身上,也不害臊。你看炎楚天多努力啊,每天練功八個時辰,雷打不動,相信以他的實力很快便也能晉升為嫡係弟子的!”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

顧雲初不動聲色的將周圍的話聽入耳中,對炎楚天的認知很快便有了一個瞭解。

炎語蝶聽到大家說自己冇有眼前的狐狸-精漂亮,頓時氣得一張臉都綠了,忽然,她手心一晃,一條靈鞭頓時出現在她手心中,她手中靈鞭狠狠甩出,帶出尖銳的破空聲響,直襲顧雲初麵部。

若是被這一鞭抽中,必定毀容!

好惡毒的心思!

一來便想毀她的容!

周圍眾人見狀不由低呼起來,卻無人上前幫忙,在這裡,這種情況屢見不鮮,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發生一些,尤其是在外界的女子進來時,發生得更甚。

炎氏一族內的女子排斥外界的女子,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炎氏一族傳承至今,乃是一個大族,因為那一絲神力的緣故,實力越強,繁衍能力便越弱,炎氏一族的女子幾乎很難受孕,所以纔會從外麵選些女子進來。

外麵的女子冇有神力影響。

所以這會讓本族的女弟子們很不爽,有的則是會嫉妒,暗中害人,但這些事情炎氏一族幾乎不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便權當冇看見。

今日也不會例外。

但顧雲初是誰?豈會讓她如意!

向來隻有她欺負彆人的份。

顧雲初腳下步法靈活的展開,身形左右飄飛,躲開炎語蝶甩來的靈鞭。

眼看炎語蝶甩出了近百鞭,竟是一鞭也冇有抽到顧雲初的身上,氣得炎語蝶的臉色愈加深沉了幾分。

圍觀眾人也不由驚歎出聲,他們本以為顧雲初會被毀容,會被抽得皮開肉綻,完全冇有想到一個渡劫境的人,竟然可以在炎語諜這個飛仙境後期的手中躲過這麼多鞭!

很快大家便發現是顧雲初的步法厲害,饒是他們都冇有見過這等飄逸的步法,難怪可以躲過炎語蝶的攻擊。

“哧!”

靈力再次狠狠甩來,這一次靈鞭之上覆蓋了炎語蝶全部的力量,靈力湧動間,抽得空氣都呼呼作響,似被撕裂開了一道口子般。

眾人絲毫不懷疑若是這一鞭抽在顧雲初身上,絕對不死也殘!

看來炎語蝶是動了大怒了。

顧雲初眸光一冷,正當她要出手的時候,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憑空出現在身前,來者一身白衣如雪,一頭墨發用玉冠束著,他修長冷逸的背影背對著顧雲初,手掌握著前方甩來的靈鞭,擋在了顧雲初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