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鞭要是落在君無殤的身上,她還有命可活嗎?

她絕對會被打死!

炎語蝶竟然這麼狠,一點活著的機會都不給君無殤留著,這是要趕儘殺絕啊!

就在這一鞭即將落在君無殤的身上時,隻見一隻纖細皓白的手腕伸了過來,抓住了那寒光泠泠的銀鞭。

一抹纖細修長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君無殤的身邊。

來人正是顧雲初。

顧雲初身上靈力湧動,扯緊了手中的靈鞭,炎語蝶臉色一變,她想要扯回靈鞭,發現竟然扯不動!靈鞭前麵似被壓了十萬大山一般!

炎語蝶氣得臉色一黑,怎麼誰扯她的鞭子,她都扯不動!

這頭顧雲初猛然一鬆手,炎語蝶整個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倒去,腳步蹭蹭蹭的向後踉蹌著,最後‘砰’的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炎語蝶一臉懵逼,好半晌都冇反應過來。

“君無殤!”

顧雲初望著地上的人影,一身紅色的衣裙上血跡斑斑,衣裳破裂,露出下麵的肌膚,上麵全是觸目驚心的傷口,深可見骨!

顧雲初呼吸一窒,她連忙上前扶住他,手心一晃,拿出一枚丹藥喂君無殤服下。

“君無殤,你怎麼樣了?”

君無殤掀起沉重的眼皮,他慘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小夢兒,你再不回來,我就要被這群壞女人給打死了……”

他清冷的聲音中帶著無限的委屈之意,像是看到了至親的親人和朋友一般,整個人極其委屈可憐的窩在顧雲初的懷中,顯得弱小可憐又助。

顧雲初本來想推開他,一個大男人窩在她懷中,怎麼看怎麼怪!

但是君無殤下一刻又吐出一口血來,令顧雲初推拒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望著君無殤嘴角鮮豔的血跡,她的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

她將君無殤扶至門邊,讓他半躺半靠著門框,而後她才站起身來,怒氣騰騰的看向身前的炎語蝶。

她狹長深幽的雙瞳間帶上了嗜血的殺意,望向了對麵的炎語蝶,周身寒氣滾滾:“你竟然敢傷他至此!”

女子幽冷的雙眸中似有雷霆乍現,幽深可怕,炎語蝶隻是多看了一眼,心中冇由來的生出一股畏懼來,但一想到對麵的女子隻是一個來自外界的人而已,炎語蝶不由又找回了幾分自信與驕傲,她揚了揚下巴,不屑輕哼:“任何企圖勾-引楚天哥哥的人都該死!”

眼前這個女人,她見過一麵。

幾天前在第十殿的時候,還給楚天哥哥送了糕點,若不是楚天哥哥恰好出現,她就打死這個賤-婢了!

不過是個渡劫境而已!

既然她現在來了,那就一起打!

炎語蝶揚起手中的靈鞭狠狠揮來,卻不成想反被顧雲初奪了靈鞭,那靈鞭到了對方的手中變得更加靈活,猶如銀蛇狂舞!

炎語蝶雙眼驟然一縮,目露驚駭之色,她想要奪回自己的靈鞭,竟然奪不回來!

這一發現令炎語蝶又驚又怒。

自己可是飛仙境,對方不過是渡劫境而已!

然而不待她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便見那靈鞭狠狠揮來,下一刻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