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待顧雲初說話,那少女便頤指氣使的說道:“去給我采幾顆玉仙棗和秋靈子過來。”

顧雲初擰眉:“可有藥令?”

少女道:“什麼藥令?”

顧雲初淡淡道:“藥園中有規距,所有來采藥者,皆必須持有藥令,否則不予采藥。”

少女聞言頓時不悅,眼裡湧動著一抹怒火:“我乃天悅宮的仙主,我爺爺是嫡係的大長老,我炎清悅來藥園中采藥,向來是不需要藥令的!你竟敢問我要藥令?”

顧雲初神色不懼的迎上她憤怒的目光:“不管是誰來了,都必須持有藥令!哪怕是族長老親臨,都需要我師父的藥令,且還要登記在冊,不是隨便采就可以采的!”

這是師父交待過的事情,她自然要遵守。

不過師父對她卻是特彆照顧,藥園中的仙草仙藥隨她采摘,這種被偏寵被偏愛的感覺還真好。

但顧雲初也不會仗著有師父的寵愛,就胡作非為,肆意采摘,她也隻會采一些自己需要的,然後藥田間有一些長不太好的藥草,或是藥苗,她會向師父討幾根,然後栽種在自己的乾坤玉空間的藥田中。

這段時間培育下來,她藥田中的仙草仙藥也長勢不錯。

最近跟在師父的身邊,她學會了更多的嗬護仙草仙藥的知識,受益匪淺。

“你不過是這藥園中一個小小的打雜,也敢攔著本仙主!”少女雙眼中的怒火更甚,雪白精緻的臉龐上佈滿了怒容,她憤怒抬手一揮,一道磅礴的靈力頓時刮出,似淩厲的劍刃穿破空氣朝著顧雲初的麵門,直襲而來。

顧雲初本就因為如何進化到神體的事情而心煩著,眼前這個少女如此不講道理,讓她心中亦頓生怒火,她抬手打出一掌,那少女的攻來的靈力頓時化為了無形。

炎清悅見顧雲初還敢出手還擊,頓時勃然大怒,更是深深覺得自己的麵子被顧雲初采踏在了地上,她雙手捏訣,一道磅礴的掌力煞時如一座大山般朝顧雲初狠狠壓來,這一次她幾乎用上了九成的力量。

這次炎清悅一出手,顧雲初便看出了對方的實力,其實力和炎婉君差不多,都是真仙境。

雖然她隻有天仙後期,但是有神血和仙力做支撐,所以這一掌的對峙之下,她並未輸給炎清悅,二人勢均力敵。

不過顧雲初還是被逼得向後退了一步,而炎清悅站在原地未動,但她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難看無比。

對麵這個女人竟然接下了自己的一掌!

要知道剛纔那一掌,她可是用上了九成的力量!

並且自己可是真仙!

據說眼前這個女人是幾個月前才從外界中來到炎天界的!

她怎麼可能接得下自己的這一掌!

這根本不可能!

聽說她隻是一個渡劫境!

炎清悅沉著臉,眼裡陰晴不定,十分駭人:“你根本不是渡劫境,你隱藏了實力!否則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你居心叵測的進入炎天界,刻意隱藏實力,到底有何意圖?前段時間聽我聽炎婉君說起過曾有一位魔族之人出現在乾幽山,還打傷了炎婉君,看來那個魔族之人便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