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明楨的魂識見到炎楚山的魂識身上竟然溢散著一縷縷黑色的黑氣,不由臉色大變,“你竟然修煉魔功!不,不對,你身上的魔氣,似乎是來自一個魔物!”

炎楚山冷笑著手心一晃,拿出一個黑色的鈴鐺,在手中輕輕搖了搖,刹時一道刺耳詭異的魔音在從他手中的黑色鈴鐺中傳出,震得炎明楨臉色發白,身形劇顫。

炎楚山目光冰冷而猙獰的看著對麵的炎明楨:“我本意好心幫你一把,誰知你竟然敢算計我!我知道你和那些人一樣,根本就瞧不起我!既然如此,那便讓我吞噬了你!”

聽到炎楚山要吞噬了自己,炎明楨臉色大變,隨即臉上湧動著怒火,“就憑你一個真仙境也敢說吞噬本堂主?自不量力!”

炎明楨冷哼一聲,他的魂識朝炎楚山進攻擊而去。

炎楚山隨手一抬,隻見他手中的黑色鈴鐺飛了出去,迎風暴漲,瞬間變成了一口巨大的黑鐘,將炎明楨的魂識罩在了那口黑色的大鐘裡麵。

“楨堂主,你還真是自找死路!”

“放我出去!你快放我出去!”炎明楨的魂識不斷的怒吼著,不斷的掙紮著,試圖著從那黑鐘逃脫。

炎楚山像是看高高在上的王者,俯瞰著被於鐘內的人:“炎明楨,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這是魔族的聖物落魂鐘,你是逃不出來的!不消片刻,你的神魂便會在裡麵化成一灘水。”

炎明楨麵露驚色:“你怎麼會有落魂鐘!”

“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當初被你罰入玄黃之境的時候,無意中在玄黃之境得到的,正是依靠著這口落魂鐘,我才能在玄黃之境中安然無恙的退出。”炎楚山冷笑道。

“當年我不過是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你便那般狠辣的懲罰我!如今風水輪流轉,輪到你了!哈哈哈……”

炎明楨的臉上終於露出驚恐之色,他厲聲嘶吼,“炎楚山,你敢?!”

炎明楨又驚又怒的說道:“你要是敢吞噬我,悅兒知道了後,她更不會喜歡你!隻要你肯放了我,我現在便讓悅兒與你拜堂成親!”

炎楚山不屑冷笑一聲:“我現在在你的識海中,這裡麵發現的事情,悅兒又怎麼會知道呢?況且,你是中了君無夢的毒蟲,才死的,被這毒蟲吞噬得形神俱滅,與我可是一點關係也冇有……”

嗬嗬。

就算悅兒知道了又如何?

隻要他吞噬了炎明楨,到時候他修為暴漲,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輕鬆成為羅天上仙,還怕炎清悅不聽他的話?

炎楚山獰笑一聲,“為我獻祭,你該感到榮幸!”

他抬手一招,落魂鐘急速縮小,待落到他手中,隻化成了一個黑色的小鈴鐺。

冇過多久,炎明楨的魂識徹底化成了一灘水汽,被炎楚山一口吞下。

而炎明楨的身體因為冇有了魂識,徹底變成了一具冇用的屍體。

鳳清悅見寒陰洞中一片平靜,還以為炎明楨逼毒順利,殊不知在他們的識海中早就經曆了一場激烈無比的吞噬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