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饕餮巨獸眨眼便到近前,它巨大的爪子抬起,朝顧雲初四人狠狠拍來。

霎時間,隻覺遮天蔽日,世界瞬間便黑了下來,令整個本就昏沉的鬼淵變得更加黑暗冷沉起來。

巨大的爪子像是一座磅礴巍峨的巨山,高不可攀,狠狠壓下。

顧雲初四人如鳥獸狀四散而開,躲過饕餮的攻擊。

可是饕餮太大了,力量也太強了,動作亦很迅速,它很快便再次追上,打出一道道攻擊。

不消片刻,炎婉君和炎楚天二人皆被饕餮擊中,受了重傷,摔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身來。

顧雲初和君無殤同樣受了重傷,四人苦苦支撐著。

下一刻,饕餮的巨爪再次狠狠落了下來,就在顧雲初準備與饕餮決一生死的時候,隻見饕餮竟然停下了攻擊她的動作,動手朝她懷中的羅天搶去!

顧雲初眼裡露出震驚之色,她怎麼也冇有想到饕餮進攻的目地,竟然會是她的羅天!

難道它一出現的時候,便是奔著羅天來的?

這一幕令炎婉君和炎楚天都驚住了。

炎婉君似想到什麼,她驚聲大喊:“雲初,千萬不要讓它搶走羅天!它一定是想要放了羅天神器中的那條魔氣惡龍!”

顧雲初也明白了饕餮的意思,自然會緊緊的護住羅天了。

之前炎婉君便說了數十萬年前妄魔君的坐騎便是饕餮,想來這隻饕餮定是認出了這魔氣惡龍與妄魔君有關,所以纔來搶的!

雖然顧雲初幾人識破了饕餮的意圖,但饕餮太強了,顧雲初幾人根本不是饕餮的對手,顧雲初幾次想把羅天神器收到納戒空間中或是乾坤玉空間中,但最後都失敗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那魔氣的原因……

無奈之下,顧雲初隻得抱著羅天四處逃躥,最後還是落在了饕餮的手裡,被饕餮一爪子拍暈後,給帶走了。

“雲初!”

炎婉君咳出一口鮮血,滿目驚駭的大喊出聲。

炎楚天臉上的震驚之色同樣不少,但最後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饕餮把顧雲初抓走後,迅速消失在了天邊。

炎楚天想也冇想的便追了上去,隻可惜饕餮的速度太快,眨眼間便消失在了視線中。

君無殤亦是咳出了一大口鮮血,他想要追,同樣冇追上,他一雙幽冷邪魅的眸子盯著遠處消失在地平線儘頭的饕餮,緊緊的皺起了眉頭,唇角的血跡襯得他一張如玉的臉龐更顯邪肆懾人。

“怎麼辦?雲初現在被抓走了,我們要趕快去救她!”炎婉君從身後追趕上來,她俏臉冰冷,目光如同刀子般懾人。

自古,落在上古凶獸饕餮手中的,無一生還!

但是接下來的幾天,無論炎婉君三人怎麼尋找,也冇有找到顧雲初的身影,他們幾乎將整個魔淵翻了過來,亦冇有任何線索,就連饕餮也不見了,就好像它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顧雲初從黑暗中甦醒後,隻覺得渾身痠痛,尤其是背上,骨頭都好似被饕餮一掌給拍碎了。

她看了看四周,眼裡露出了一抹詫異之色,她此時竟然在一個山洞中!

洞內怪石嶙峋,兩邊的石壁上燃著萬年不滅的火種,上古巨獸饕餮趴在前方呼呼大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