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方修長冰冷的手掌已掐上了她的脖頸。

在對方的手中,顧雲初發現她竟冇有絲毫反抗之力,隻能任人宰割。

顧雲初隻覺體內的靈力,仙靈之力在這一刻都被一種磅礴浩蕩的氣勢給壓製住了,對方就像是一頭遠古巨獸,可怕凶狠,一種無力的窒息感湧上心頭,讓顧雲初一顆心迅速的往下沉,隻覺呼吸越來越沉重,總識也越來越混沌。

就在顧雲初以為自己會被對方給掐死時,隻聽對方冰冷無情的聲音響起,“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我還要留著你的血喚醒魔尊!”

“砰!”

下一刻,顧雲初被冷漠無情的扔在了地上。

顧雲初腦海中不斷的迴響著對方的話,要用她的血喚醒魔尊……

她的血竟然還有這種作用!

隻是魔族的人又怎麼知道她身懷神血……

知道她身懷神血的人不多,除了淩羽外,還有雲笙、雲澤、雲乾他們……

但雲笙他們是她的契約獸,一直跟隨在她身邊,自是不會背叛她。

淩羽就更不可能了!

上窮碧落,下至黃泉,他亦追隨而來,又怎會背叛她?

驀地,她的腦海中浮起一張邪魅桀驁的臉龐。

在寒陰洞中,他為她受傷,險些死去,她為了救他,用了神血……

神血的味道和力量一進體內,便會有感覺,隻要實力達到飛仙境,就更加能清楚的感應出它的力量……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她與君無殤可是朋友啊……

但是,又怎麼會不可能呢?

畢竟她對君無殤也不是完全瞭解……

一瞬間,顧雲初的腦海中閃過數十個念頭,而她亦被一種力量給禁錮了起來,身體淩空而起,雙手雙腳各被黑色的雲霧鎖住,那黑色的雲霧,便是那可怕的魔氣。

然而令顧雲初震驚的是,對方雙手捏訣,打出一道魔氣,割破了顧雲初的雙手手腕,殷紅的鮮血流出,卻不落地,而是如一條紅色的絲帶,自動落進了羅天神器中。

魔氣惡龍眯起眼睛,貪婪的儘情的吸收著那殷紅香甜的血味,隻見魔氣惡龍的身體慢慢的長大了起來,從起初的手指大小,已經長到了手掌大小。

“神血的力量,果然好強!”

對方的聲音中帶著激動之色,他雙眼裡放光的望著羅天神器中逐漸成長的魔氣惡龍,“相信用不了多魔君就能甦醒了!吸收了神血的魔君,將來的實力定能媲美昔日的魔尊!”

“那你就做夢去吧!”

顧雲初潦黑的瞳仁中閃過一抹冷厲的鋒芒,她背脊挺直,周身狂風湧動,凜冽無雙的氣勢在她周身激盪形成淩厲懾人的鋒芒,那原本束縛著她雙手雙腳下的魔氣在這一刻被她掙開!

她抬手一抓,羅天神器自動飛起,落入了她的掌心之中。

她雙手捏訣,羅天神器上立刻暴發出一股磅礴浩蕩的絕世威壓,宛如上古洪鐘朝對方狠狠壓去!

對方黑色的麵具之下的雙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似冇想到顧雲初竟然可以掙脫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