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44章

妄【12】

顧雲初眉頭緊緊皺著,這一刻她的腦海中似有無數碎片在飛舞著,衝擊著,她想要抓到什麼,最後卻什麼也捕捉不到。

頭痛得好像快要炸掉了一般,她抽出手中的鳳鳴劍,一把將身前的妄魔君推開。

“雲初!”

君無殤掠上半空,落在了顧雲初的身旁,他伸手扶住顧雲初,將她帶入懷中,“前塵往事都早已消逝,想不起來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

血媚看向君無殤不屑輕哼一聲,“君無殤,如今妄魔君已經迴歸,你快點解了我身上的魔契。”

君無殤輕勾唇角,目光冷冽如刀:“魔契一旦定下,除非你魂飛魄散,否則絕無解除的可能。”

“你當初竟敢騙我!”血媚雙目圓睜,眼裡湧動著滔天的怒火,她雙眼恨恨的瞪向君無殤。

雖然他和妄有著一模一樣的容顏,但他根本不是妄,他隻是一個傀儡罷了!

就憑這樣的一個傀儡也想操縱她?

做夢!

現在妄回來了,有的是機會收拾他!

讓他好看!

君無殤眸光中蘊上了一抹冷光,周身殺氣湧動,“自我從魔河中將你救出來的時候,便說過,你必須同我簽生死魔契,是你自己答應願意成為我身邊的一條狗,我才救你的。”

說著,他白皙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怎麼,看到舊主人了,便想要反咬一口我這個新主人了?果然是條惡犬。”

“你!”血媚臉色煞時陰沉了下來,一張臉鐵青無比,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讓她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他。

一個披著妄的外表的傀儡也敢這麼和她說話!

奈何她現在受製於人,於是隻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身旁的妄魔君,她一雙嫵媚的眼眸中染上了委屈之色,“妄,你看他……”

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被妄一把無情的推開。

妄冰冷無情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血媚,時隔數十萬年,你怕是忘了本君的性子了。”

血媚似想起什麼,臉色一白,她不由鬆開了拽著妄的衣袖的手,目光怯怯而心中不平的望著他。

明明這些年心裡念著,想著他的人,隻有她啊!

而且營救妄重新的計劃,也是她定製的,否則以君無殤的實力,怎麼可能知道如何解除鴻蒙珠的封印!

否則,他這會子還被封印在這魔淵之下呢!

可是他一出來,眼裡便隻有這個瑤姬!

這邊,顧雲初緩了一會後,頭已經不那麼痛了,她混沌的神誌漸漸清醒過來,在意識到自己和君無殤的身份之後,顧雲初的臉色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瑤姬,不管你對我做了什麼,我都會原諒你,因為你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妄魔君低首望向她,她的鳳鳴劍對他根本造不成實質性的傷害,隻是讓他心傷罷了。

說著,他目光一轉,看向了一旁的炎婉君和炎楚天二人,眼裡帶上了一抹絲毫不加加以掩飾的殺氣。

顧雲初身形一動,擋在了炎婉君和炎楚天的身前,目光戒備而陌生的望著他,手中的鳳鳴劍亦再次對準了妄魔君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