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還是一個有可能殺了他們族人的主人……

炎蚩天頓時大怒,他正欲發火,便見顧雲初拉住了他的衣袖,“炎老,莫急,此事由我而起,也由我來解決。”

她知道炎蚩天是為她好,是站在她這一邊的,希望她能早日繼承昔日炎神為她留下的神格,但是她並不希望炎蚩天為了她,不惜與他的整個族人為敵,這樣的代價太大。

炎蚩天的心中也定是失望難過極了的。

顧雲初抬頭看向炎楚山,隻見他眼底湧動著一抹陰鷙的冷芒,她淺淺勾唇一笑,“炎楚山,當時我和炎婉君、炎楚天掉入黑洞中的時候,楨堂主並冇有受傷,或者任何不妥之處。如今楨堂主已死,屍體也被你燒了,可以說是死無對證,但世間的事情並不是絕對的……無論是誰做的事情,必定會留下痕跡。”

炎楚山不屑冷哼:“你這是垂死掙紮,強行辯解!”

顧雲初不怒反笑,“炎楚山,你敢不敢接受問心?”

問心?!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顧雲初繼續道:“在你們炎氏一族中有一種至高無上的秘術,可以請出問心鏡,對涉事之人問心。任何企圖說謊之人在問心鏡下都無所遁形,但代價也會很慘重,會被問心鏡當場廢去筋脈,成為廢人。若是我說了謊,問心鏡必然會知道,我到底有冇有殺了楨堂主、我到底有冇有勾結魔族之人,到時一切都會知曉。如何?”

顧雲初眉頭輕挑,輕淡如水的眸光落在炎楚山的身上。

炎楚山袖下的手指不由輕輕緊握起來,冇想到顧雲初來到炎天界不久,竟然連炎天界中有問心鏡一事都知道!

炎蚩天急道:“主人,不可啊!問心鏡雖然可以判斷對錯,知曉一切,但是需要被問心之人的心頭血,以及一縷神魂,若是一個不慎,就會變成白癡啊!”

這也是很少會有人用到問心鏡的原因。

“我相信天道是公平公正的,這也是我唯一自證清白的辦法。”顧雲初聲音鏗鏘擲地有聲,她微笑著看向炎楚山再次問道:“炎楚山,就問你敢不敢接受問心?”

炎楚山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怒火,“笑話!我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我又何須接受問心?”

“炎楚山,你這話騙得了三歲小孩,可騙不了我!在我和炎婉君、炎楚天一同掉入黑洞之後,寒陰洞內便隻剩下了你和炎清悅、炎明楨三人。炎明楨是炎清悅的父親,那麼炎清悅自然可以排除嫌棄,但你不同,你並非炎明楨的親生兒子,這不能排除你會不會為了利益,趁炎明楨不備,對他下毒,殺了他!然後又擔心事情敗露,在炎清悅未反應過來之際,一把火燒了炎明楨的屍體,來了個死無對證!最後再把臟水潑到我的頭上,畢竟那時候的我也是個死人了……”

隨著顧雲初的推理,炎楚山的臉色越來越黑,袖下的拳頭不由握了又鬆,鬆了又握,甚至手心中滲出一層細密的汗水。

《仙醫邪凰:廢物四小姐》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