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炎清悅再度一腳狠狠踩在了顧雲初的胸膛之上,那凝蓄著上古金龍一族的力量,狠狠的踏在了顧雲初身上。

嘣!

骨頭碎裂,筋脈斷裂。

殷紅的鮮血從顧雲初嘴中噴湧而出。

炎清悅居高臨下望著地上的顧雲初,眼裡迸發出一抹殘忍的笑意,她在顧雲初身邊緩緩蹲下,伸手掐住了顧雲初的脖頸,“我會把你的神魂揪出來,放在藥爐中炙烤一千年一萬年,令你生不如死!”

顧雲初身體動彈不得,而炎清悅的手指已經抵在了她的眉心間,金色的金龍族之力順著她的眉心湧入她的識海中,侵噬著她的身體。

顧雲初隻覺身體劇烈的抽疼起來,神魂亦似受到了千萬根銀針在紮著一般,就在顧雲初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突然,她的丹田中湧起一道九色光柱,一朵九色蓮自她丹田中緩緩飛出,懸浮在她丹田上方。

九色蓮的花瓣有九片,九種不同的顏色,層層疊疊的包裹著,聖潔典雅,神秘高貴,不可侵犯,帶著亙古永恒的氣息,點亮了這片灰暗的荒原,成為這裡最美的風景。

濃鬱的混沌之力從九色蓮上散發出來,將顧雲初的身體包裹住。

她斷掉的筋脈和骨骼在九色蓮的光芒之下,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的恢複著,生長著……

而炎清悅更是被這一股力量直接反彈了出去,她的身體狠狠的撞擊在了一旁的巨石上,炎清悅臉色一白,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這一刻,她受到了強烈的反噬。

炎清悅望著顧雲初身上的九色蓮,雙眸不可思議的瞪得老大,眼裡佈滿了怒火、憤恨和不甘。

炎清悅喃喃輕語,眼裡的仇恨與怒火幾乎濃為了實質,她袖下手指緊緊握起:“原來在十幾萬年前,他就將他的伴生蓮都給你了……”

九色蓮可是煜塵的伴生蓮啊!

九色蓮又稱混沌之蓮。

煜塵便是在混沌之蓮中化生的,是這天地間的第一個神!

難怪煜塵會轉生,難怪煜塵的實力會那麼弱,難怪她到處尋不到九色蓮……

竟然在顧雲初的身上!

“把混沌之蓮還回來!你不配擁有混沌之蓮!”炎清悅突然自原地暴起,朝顧雲初撲了過來,她雙手成爪,纖纖十指之上長出尖銳而長的指甲,如同一柄柄鋒利森冷的利劍,在空氣中泛著可怕的寒芒。

“哧!”

空氣中一道寒芒閃過。

隻見顧雲初‘唰’的一下睜開了眼睛,手中的鳳鳴劍狠狠朝炎清悅刺去,瞬間便在炎清悅的手臂上劃出一道驚心刺目的血痕。

“啊!”

炎清悅發出一聲慘叫,她一手捂著手臂,迅速後退了幾步,一雙眼睛陰鷙又忌憚的看著對麵的顧雲初。

可惡!

竟然被她傷到了!

若不是有混沌之蓮,她怎麼可能會被顧雲初給傷到!

顧雲初狹長深幽的鳳眸之中一片冰冷,“夢汐公主,彆來無恙。”

炎清悅臉色一變,而後又是一冷,“你恢複記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