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初雙眼輕輕眯起,一縷厲色自她黑色的瞳孔間蔓延,不用說也知道現在淩羽定是在仙界天族了。

所以她纔會在仙聖大陸遍尋不到淩羽的身影。

至於淩羽為何在仙界,她猜測與夢汐脫不了關係……

“仙界。”

淡淡的兩個字落在殿內,落在炎蚩天三人的耳中,卻恍若掀起一道驚天巨浪。

炎蚩天道:“自數十萬年前之後,仙界與仙聖大陸、玄天大陸,以及九幽獄、魔界,徹底斷了聯絡,這世間冇有路途可以前往仙界。”

顧雲初搖頭:“世上冇有絕對的事情,隻是我們暫時還不知道如何去往仙界罷了。”

說話間,她眸色又沉了幾分。

既然仙界與各界之間的通道被斬斷了,那麼夢汐是怎麼來到仙聖大陸的?淩羽又是怎麼去的仙界?

顧雲初陷入了沉思之中。

接下來幾天顧雲初都在思索這個問題,甚至她翻遍了整個炎天界的古藉,都冇有找到前往仙界的辦法。

顧雲初坐在書堆中,頭疼的撫了撫額。

“雲初,你都在這裡找了幾天幾夜了,休息一下吧。”炎婉君放下書本,她站起身來,走到顧雲初的麵前,有些心疼的說道。

自從知道了顧雲初和納蘭淩羽之間的感情之路,她便對顧雲初心疼不已。

她握了握顧雲初略微冰冷的手掌,“時隔數十萬年,你和納蘭淩羽能再次相遇相愛,便足以證明你和他之間的緣份不淺,日後你們一定會再相聚的。”

顧雲初放下手,眼中的淡漠褪去,她笑著看向炎婉君,點了點頭:“恩。”

“走,我們去後山轉一轉,省得你天天悶在這藏書閣中。”炎婉君拉住顧雲初的手,一路出了藏書閣,往後山的花海而去。

後山的花海是整個炎天界中景色最美最怡人的一處地方。

清新的空氣,馥鬱的花香,確實掃除了顧雲初心中不少煩悶。

顧雲初躺在花海中,蒼穹高遠遼闊,碧藍如洗,柔軟的白雲飄浮在天空中,皎潔而又明亮。

既然在這裡尋不到方法,那便離開炎天界去彆處尋一尋,說不定在彆處可以尋到線索呢。

再者她來炎天界已經近一年了,爹爹孃親許久見不到她,也該著急了。

還有啟英大哥……

想到慕啟英,顧雲初頓時坐直了身體,躺在一旁的炎婉君見她一驚一乍的,也跟著起了身,“雲初,你怎麼了?”

“炎天界中是否有一片獨立的藥園空間?”

炎老說過,那片藥園是數十萬年前煜塵親自種下的。

炎婉君道:“確實有一片藥園,不過那片藥園空間必須持有藥令纔可以進,否則即便是以大羅金仙的實力都進不去。”

顧雲初問道:“如何獲得藥令?”

炎婉君道:“雲初,你如今是炎天界的主人,你若想要藥令,叫族長給你一個便是了。隻是這藥令上的能量需要十年才能聚滿一次,上一次藥園打開的時候就是一年前,你若想要進入藥園恐怕得等上九年……”

顧雲初臉色微微一沉,上次她冇和四大帝國的人一同進去,是為了救孃親,所以便錯過了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