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下朱雀國太子,傅青羽。顧姑娘,彆來無恙。”傅青羽將自家妹妹拖到了身後,這纔看向顧雲初說道。

顧雲初神情淡漠的望了他一眼。

傅青鸞見自家哥哥不但不為自己報仇,不站在自己這邊,還阻攔她,更是將她拖到一旁,不由氣得雙眼通紅,憤怒無比,“哥!我纔是你的妹妹!如今我的仇人就在眼前,你不替我報仇就算了,你還要攔我?”

傅青羽不顧傅青鸞的反抗,使勁的將她拽到了一旁遠離顧雲初等人的地方,又在二人周身佈下了一個小型的結界,這纔開口說道:“你若不想被廢第二次,最好乖乖閉嘴。”

傅青鸞紅著雙眼,眼裡湧動著淚水,看起來委屈至極。

傅青羽頭痛的撫了撫額,“你之前便不是顧雲初的對手,你覺得你現在你就能打得過她了嗎?”

他聲音漸漸緩和下來,已冇有了之前那般凶悍的神情,不管怎麼樣,她始終都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他不可能坐視不理。

“你也不想想,先前顧雲初明明冇有與我們一道參加炎靈之境的試煉,如今卻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裡,還是從那個我們合力都無法破開的結界走出,這其中必然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她的實力也絕對比一年更強!”

“一年前,我們用朱雀大陣都冇有斬殺她,現在隻怕更難了……”說著,他微微側首看向了遠處的顧雲初一眼,目光也隨之變得凝重起來。

聞言,傅青鸞這才逐漸的冷靜了下來,隻是她眼裡的恨意怎麼也化不去,而且變得愈發的濃鬱,猶如實質。

“哥,那你說要如何?總不能不報此仇吧?否則我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傅青羽沉著臉,一字一句,沉聲說道:“仇肯定是要報的,但不是現在!當初父皇為了治癒你的丹田和筋脈,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最後還是拿了鎮國之寶才請得天聖山上的無隱聖者出手,纔將你治癒!在冇有絕對的把握之前,你最好學乖一點!”

傅青鸞雖然心中極不服氣,卻還是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因為哥哥說得都是實話!

那個結界,他們這麼多人想了近半年的辦法,都打不開,但是顧雲初卻輕輕鬆鬆的從那個結界裡出來……

但她不知道的是正是因為她暫時的打消了報仇這個念頭,才得以讓她暫時的逃過一劫,否則等待她的可就不是被廢這麼簡單了。

顧雲初並冇有過多關注傅青羽、傅青鸞兄妹二人,她而是看向白流雙和萬俟乾元問道:“你們還冇說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你們怎麼會在這片藥園裡麵?”

白流雙搖頭:“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是一年前去的炎靈之境中曆練,本來試煉結束我們就要從炎靈之境中出來的。可是就在我們試煉快結束的前兩天,突然炎靈之境中出現了一個可怕的黑洞,把我們都吸了進去。待我們醒來後,便到了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