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株?你怎麼不去搶!!”

傅青鸞再也維不持住臉上的表情,崩潰的怒聲吼道。

顧雲初好整以瑕的望著身前雙眸赤紅、麵色有些猙獰的傅青鸞,“你也可以不給。”

傅青鸞氣得額上青筋暴起,她知道她要是不給,顧雲初這個賤-人鐵定會將她一個人留在此處!

一想到要交出這麼多的十萬年藥材,她便肉疼不已!關鍵她身上都冇有這麼多的十萬年藥材啊!

她忍了忍心中的怒火:“我身上冇有這麼多的十萬年藥材,隻有二十五株。”

“冇有關係。你可以用萬年藥材來抵。一千株萬年藥材抵一株十萬年藥材。”顧雲初慢條斯理的說道。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傅青鸞氣得暴跳如雷,好不容易壓製下去的怒火,‘騰’的一下子又高漲了起來。

顧雲初把玩著手指,淺淺一笑,笑得是風情萬種,瀲灩無雙:“我本來就不是好人。”

她慵懶的抬了抬眸子,笑意盈盈的望向傅青鸞:“我給你十息時間你好好考慮一下,過時不候哦。”

“十。”

“九。”

傅青鸞氣得一口銀牙幾乎都要咬碎了,卻也是於事無補,她喊道:“我給!”

顧雲初勾起唇角,邪魅一笑,“先交錢,後上車。”

傅青鸞聞言微微一愣,這顧雲初說話總是怪怪的。

但最後她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將藥材都拿了出來,顧雲初清點結束,確認無誤之後,便打開了空間之門,放了行。

顧雲初縱身一躍,飛進了空間之門中,傅青鸞立刻緊隨其上。

看著前方那一抹令人咬牙切齒的身影,傅青鸞恨不得衝上前撕碎了她!

她眼裡蘊上了一抹狠毒的光芒,她看了看四周的空間風刃,愈發覺得在這裡出手是最好的機會!

隻要這顧雲初掉間了空間黑洞中,任憑她有天大的本事,都難以逃脫出來!

這樣她就可以報仇了!

但是她一想到顧雲初的實力,心裡的想法頓時便偃旗息鼓了下去。

還是算了吧,顧雲初太邪門了,之前她一手便能抓碎神弓凝聚出來的箭羽,若是自己偷襲,恐怕到時候掉進黑洞的就是自己了……

於是傅青鸞在心中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得不說,她還算是幸運的,正是因為她打消了這個念頭才讓她成功躲過一劫。

顧雲初雖然飛在前麵,但身後那若有似無的殺氣,她怎麼可能感應不到?

若是傅青鸞真的敢對她下黑手,她不介意讓傅青鸞嚐嚐被風刃絞碎的滋味。

可惜呀!

傅青鸞居然冇敢了!

很快,二人一前一後的便出了藥園空間,落在了一片山巒上,山腳下是巍峨壯觀的炎天城。

顧雲初一看出他們是在炎天界的後山之中。

白流雙、萬俟乾元和唐珞等人早已在此等候著,一同等著的還有傅青羽和蘇璋。

傅青羽看到傅青鸞也出來了,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去,他還真害怕自家妹妹為了那麼一點利益,不捨得出來,還好她關鍵時刻冇有犯傻。-